星島日報

新常態下博覽疲勞?

2020-09-17 00:00
  《巴塞爾藝術展》日前宣布,原定在12月舉行的邁阿密展會將取消,意味着今年巴塞爾所有實體展會,無一倖免地改在網上舉行。不過正當大家對這種形式開始接受為疫症「新常態」,卻有人表示因為網上展覽太濫而感到厭倦。
  近日看外國藝術新聞,發現一個新名詞「Fairtique」,即博覽(Fair)疲勞(Fatique),從3月《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轉戰網上開始,大大小小的網上展覽、藝博會、座談會和導賞、電子郵件等等多不勝數,令人應接不暇,出現審美疲勞一點不出奇。說到疲勞,倒也不僅是藝術界,正如大家在家裏工作久了也希望到外面走走。不過在短短半年間,從有限度使用網上平台到幾乎全面依賴,藝術家、畫廊和博覽會的「華麗轉身」確實不容易,畫廊尚可以安排個別客戶參觀,實體與網展同時舉行,博覽會的挑戰就更大了。有資深畫廊負責人表示,網上博覽會的好處是靈活,不受展位大小限制,可以展出更多、更大型的作品,收藏家不用舟車勞頓,有更多時間慢慢瀏覽,從2月大家開始恐慌到今天,客戶已經適應了這種新的觀賞和購買形式,所以銷售其實不錯,不過客戶還是喜歡親臨現場:「博覽會現場的氣氛難以在網上複製,藝術品是有氣場的,例如你走入一個大師級作品的展廳,與一個新進畫廊展廳,會有完全不同的感受。疫情過後相信大家會積極參與實體博覽會。」
  這段期間轉戰網上,對博覽會和畫廊來說可能有點逼不得已,但有利於拓展新客戶群體。Hauser & Wirth是積極拓展網上展覽的國際大型畫廊,上月剛剛協辦了《June Art Fair》,共有十多家畫廊參加,包括香港的Empty Gallery。據負責人表示,畫廊早在一年半前在洛杉磯開設了實驗室,研究嶄新展示藝術品的技術,將在10月的倫敦《Frieze》博覽會上推出虛擬展覽。過去幾個月,畫廊網上的人流增長了一倍,其中八成是新的訪客。「當然實體參觀的感受是不能取代的,不過收藏家、策展人等愈來愈接受網上平台,我相信網上展覽會繼續發展,不會消失。」
  過去幾個月筆者參與了多個網上博覽會,其中印象比較深的,是去年才成立、以數碼藝術為主的《CADAF》博覽會,因為疫情關係,6月的展會改為網上舉行,整個瀏覽和參觀的經驗充分發揮網上功能,多個平台無縫連接,互動環節很多,讓人明白一個成功讓觀眾投入的網上展覽,的確不僅展示高清作品圖片或策展人談話錄像內容而已,可以看出團隊對技術有很好的掌握,當然關鍵也在於藝術品的特性。《CADAF》展品本來就是數碼作品,適合網上平台分享。其中一位參展藝術家是曾經兩度來港參加《新藝潮博覽會》的瑞士藝術家Seve Favre,她的作品互動性很高,嘗試超越作品和觀眾間的界線,作品近年在歐洲廣泛受到關注,曾在瑞士等地美術館展出。她的作品可以讓觀眾「改頭換面」,如圖片所見,同一件作品,不同人有不同的重新演繹,觀眾更為投入。不過一些需要在實體現場配合科技的觀感經驗就無法複製了。
  疫情尚未受控,今年內國際性的博覽會是舉行無望了,喜歡與否,看來大家都要接受網上展覽為「新常態」。筆者和大部分人的感覺一樣,這個新模式不會因疫情過去而消失,但也不會取代實體展覽,現場交流對觀眾、藝術家、畫廊依然重要,未來發展應該是雙管齊下,而這個趨勢對未能躋身頂級博覽會的新進畫廊尤其有利。要應付網上平台的需要,畫廊、博覽會以至藝術家本人要更加了解技術與參觀者的習慣,明白如何利用科技讓觀眾更投入,而不是一味將作品放上網或濫發電子郵件!
  一位藝術家說,雖然通過網上博覽,自己作品受到關注,但無法當面向觀眾解說,看不到對方的細微反應,始終難以引起對方的興趣,有點無奈。這方面相信觀眾也有同感吧!執筆之際剛收到《台北當代》改期的消息,2021年的展會將從原定1月延遲到5月舉行,而香港藝術界3月的各項重頭節目還沒有進一步消息,真的有點「望天打卦」的感覺。內地一些博覽會已經恢復,不過就以本地畫廊及在當地已有據點的國際畫廊為主,全球各地藝術名人齊集的場面,恐怕暫時不復見。把握這段期間重整網上業務資源和策略,提高網上策展水平,似乎是畫廊與藝博主要的任務和挑戰了。

文:蘇媛 部分圖片:中新社、Hauser & Wirth、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