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靜寂與喧鬧

2020-09-10 00:00
  講起蘇格蘭藝術,你會想到甚麼?長笛、各式彩色方格裙,或是以實驗戲劇著稱的《愛丁堡國際藝穗節》? 
  相比於上述音樂、戲劇和設計領域,蘇格蘭在視覺藝術領域的發展,卻相對較少人知。正在蘇格蘭國家畫廊舉辦的《蘇格蘭藝術:1670-1840》,為我們揭開彼處繪畫的神秘面紗。
  較之於法國、荷蘭,甚至鄰近的英格蘭,十七至十九世紀蘇格蘭繪畫的發展,或多或少處在邊緣或從屬的位置。有名的畫家不多,流傳後世的經典畫作也少,若說具備代表或象徵意味的,或許除了雷伯恩(Henry Raeburn,1756年至1823年)在1790年代創作的《溜冰的牧師》之外,很難找到另一件可與之媲美。其實,蘇格蘭繪畫藝術從來不曾脫離歐洲藝術史發展的整體脈絡,不同時期的畫家們從印象派、新古典主義和抽象藝術等流派中吸取靈感,對於肖像畫、風景畫及風俗畫等不同門類,均有不俗的嘗試。當詩人以文字為時代遷變留影,畫家的畫筆與調色板,同樣有如此功用。
  展覽中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幅作品,是蘇格蘭畫家威爾基(David Wilkie)描摹鄉村市集的畫作。畫中氛圍熙攘、熱鬧,甚至嘈雜,每每讓觀者立即想到十七世紀荷蘭美術黃金時代勃魯蓋爾父子等人創作的那些風俗畫,同樣以鄉間熱鬧場景為主,同樣是高難度層疊反覆的群像描畫,也同樣生動風趣,充滿塵世煙火氣,貼地、踏實而溫暖。
  《蘇格蘭藝術:1670-1840》呈示當地繪畫近兩個世紀的發展,也是不同風格、不同門類藝術家的群像。有些畫作是熱鬧的,也有些風景畫及名作《溜冰的牧師》是靜寂的,動靜之間,各有意趣,讓人想及你我的生活日常,也是豐盈變動,充滿動人的韻律?

文:李夢 圖:蘇格蘭國家畫廊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