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新戲上映】大導基斯杜化路蘭新片 TENET《天能》﹕當007闖進「逆行」凶間

2020-09-10 00:00

疫情陰霾仍然籠罩全球,本地戲院關了又開再關了又開,許多大製作統統押後,《天能》終在今天(9月10日)香港公映,成了萬千影迷熱切期待的超級大片。有了看《潛行凶間》、《星際啟示錄》等經驗,觀眾早已認定基斯杜化路蘭的科幻出品必定燒腦,無論是否一知半解甚至完全費解,觀眾離場時,肯定帶走一次顛覆性的觀影體驗。

為免過度穿橋,若以一句形容《天能》,大概便是當007闖進潛行——不,逆行凶間才對。《天能》的「007」,是尊大衛華盛頓,由於該片也屬近年科幻片大行其道的穿越題材(《天能》準確而言是時間逆轉),難免叫人想到尊大衛的著名演員父親丹素華盛頓,曾於十多年前拍過一套穿越片《時凶感應》。

丹素華盛頓在《時凶感應》飾演的探員,藉着一台實質為時間機器的監控儀器,目睹一場最後造成逾五百人死亡爆炸案的始因,為了阻止案件發生,他回到過去,不僅阻截犯人行兇,還救回女主角,最後以女主角遇上當時(實時)的「他」,大團圓結局。《時凶感應》因為歷史被改寫而衍生另一個平行宇宙,而非不少同類片所述,正正因為未來人回到過去,反而成就了他們本想改寫的歷史,也就是所謂的經典悖論「命定悖論」,不知是否更為追隨自由意志的觀眾接受。

華麗動作場面
丹素華盛頓在《時凶感應》的表現,可謂智勇雙全兼具崇高的犧牲精神,演技也爐火純青,要讓近年才較活躍影壇的尊大衛,跟這位奧斯卡影帝比較,似乎太過苛刻,事實上他在《天能》的演出,便勇猛有餘內涵不足,角色塑造未夠立體,不過最叫觀眾談論甚至爭議的,肯定是該戲重中之重的時間逆轉概念。

有了近年觀賞Netflix《闇》等科幻燒腦大作的經驗,觀眾對於影視製作單位大玩時間非線性、顛覆時間概念,大概不會陌生,事實上要充分理解《闇》那錯綜複雜又互相扣連的時間迴圈,而且(平行)世界一分為二二分為三,也非易事,相比之下,《天能》的時間逆轉世界觀,其實不是那麼難消化,而且一般觀眾,也不是為了理解逆時的曲折前因而進場,而是為了享受逆行動作的精采後果而看戲。

然而,雖然順逆同場,譬如逆時角色開倒車、順時角色與逆時角色大打出手等等,構成了觀眾前所未見的炫目景觀,但亦因順逆細節較難掌握甚至似乎較多犯駁,加上全片輸出大量觀眾無法繞過的科普(或偽科學?)資訊,觀眾既要顧及戲中順逆邏輯,或未能充分享受那些華麗的順逆動作場面帶來的官能刺激,娛樂性難免打折扣。

曲折而隱晦
在這方面,《潛行凶間》就平衡多了,哪怕夢境潛意識空間正在崩壞,觀眾似乎是愈迷惑愈過癮,但《天能》的時間扭曲,則明顯不是表面的一回事,即觀眾未必滿足於看了就覺帥的層次,但道理艱澀,觀眾又恐怕跟不上,於是顧此失彼。再以《闇》比擬,先不計好壞也莫問成敗,如果《闇》是複雜但清晰(至少在網上查得人物族譜關係圖也算一目了然),《天能》則曲折而隱晦。

未看《天能》的讀者,進場前請有心理準備:如果當年看《潛行凶間》、《星際啟示錄》一次難明,看兩三次大概已心裏有數;今天看《天能》一遍未懂,多看三數遍,很可能仍然疑團滿腹。誠如戲中一句對白:「不要試着理解它,去感受它」,與其太過緊張,生怕錯過或理解錯了哪一段情節然後對劇情無解(請放心,你一定會錯過甚麼),不如放鬆心情,好好享受順逆動作扭成一團的炫目風景,甚至簡單視之為間諜懸疑片也不錯,作為第一次看《天能》的「順時觀眾」,或能得到更多。

文:黃子翔
部分圖片:華納兄弟影片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