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西遊中外幫派電影

2020-09-01 00:00
  看電視劇不離警匪題材,不過,留意到創作人對於本土幫派浪漫題材有偏好,從英雄式發展到動漫色彩,真的要寫過服字。 
  如果說馬龍白蘭度的《教父》是經典,不如說香港的《無間道》青出於藍,因為這是超出了警匪的框框,傳統的匪變成主角,更可以是正義化身,你不會對阿爾柏仙奴演的教父第二代反感,因為他教育背景良好,又是當過二次軍人,「出嚟行」,主持家族大局並非本意,全因為形勢逼成的,心狠手辣是回應時代對他的挑戰,正義被移形換位,傳到他身上。《無間道》更加昇華到正義與邪惡疊加的複雜層次,所以說港產電影超過了荷里活娛樂電影,香港人的一套哲理從此別樹一幟,反過來影響了美國電影創作人。
  電視劇的動漫幫派故事沒有甚麼正邪之分,最緊要係萌,即是童話般可愛,你不會介意劇中任何一個角色是否有梁朝偉的演技,事關男男女女都靠Chok起個樣來表達劇情,Chok得觀眾賞心悅目,那就足夠了。不過,作為一位資深市民,崇拜古典日本幫派電影文化的我,覺得有點吃不消感覺。
  我打開個WhatsApp問前輩張翁,知否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日本硬漢演員渡哲也近日以七十八歲高齡離世?「安仔,我只係記得佢當年嘅最佳拍檔,吉永小百合,我後生之年代,兩人合演多部愛情片,係金童玉女,乜你鍾意啲打打殺殺電影咩?」
  真係唔講我唔知,我細細個睇過吉永小百合之《細雪》,印象中是日本唯美派文學電影的代言人,原來跟渡哲也係張翁嗰代之年輕人偶像,咦,點解差咁遠呢?我睇吉永小百合時,佢好似十幾二十歲咁噃,唔通張翁記錯?「大佬呀,我當年同你坐火車,再搭隧道巴士過海去灣仔買飛睇《細雪》之時,吉永小百合已經差不多四十歲。」吓,凍齡得咁交關,大師兄你無搞錯,原來吉永小百合做得我「媽打」?
  我WhatsApp問大師兄,咁你識唔識渡哲也?「我只識三船敏郎。」無嘢啦,我轉而問張翁︰「幾十年前,香港時興《黑玫瑰》、《女黑俠木蘭花》,就好似時下電視劇的動漫童話劇場,而日本的警匪幫派已經去到神級境界,你點可無印象?」當年,我的阿叔走出校門踏入社會工作,除了睇打仗的西片之外,最迷就是戴上雷朋黑超,一臉陽剛之渡哲也電影,此時,香港某院線不斷推出他的佳作,老實講,我無幾多次入過戲院睇他的電影,因為阿媽阿嫲都唔畀阿叔帶我去睇呢類型電影,寧願星期六朝早買雪糕同我欣賞華納卡通片,不過,我只係在戲院看電影照片,已經為之血氣翻騰,尤其記得他手舞武士刀與江湖人物過招的架式,開心到拍手掌。
  「世侄,你當年電影情人吉永小百合,真係同過渡哲也拍拖,仲見過家長,不過吉永家人唔Like呢位硬漢,結果變成真實的浪漫愛情電影結局,大家要講拜拜,老實講,吉永小百合係日本名牌早稻田大學之高才生,而且一早成為國寶級女神,就算渡哲也扮大佬、演殺手、做探長有幾紅,都好難與之合襯。」大師兄話,有幾多個好似三浦友和咁幸福,追到山口百惠成婚,大家白頭到老,日本好講輩分同家底。
  各位,我想講幫派電影,同埋日本銀壇鐵漢,你哋一個唔該撐出去講愛情電影,真係九唔搭八。「話時話,渡哲也後生時剪的半平頭裝真係好有型,可以扮大哥,又可以扮學生王子,我都想學,不過無佢咁Man,結果都係作罷。」張翁後生係長髮青年,成個歌神Sam咁款,我只可以用飄逸來形容,如果想模仿渡哲也,就真係行錯路,所以亦唔怪得張翁唔係渡哲也影迷,只係念念不忘他身邊的吉永小百合。
  「你又唔好咁講,日本幫派電影太過火爆,打鬥場面太過真實,所以不是我杯茶,粵語片好輕鬆,不會令你有沉重感覺,所以我無阿叔咁迷啫。」係啦,好似今時今日之電視幫派劇,大家得啖笑,效果都幾好,你睇收視幾好呢!之不過,由於渡哲也之形象太深入了,佢身穿和服,行出嚟就已經係一個龍頭大佬款,唔使Chok樣已經控制全場。「安仔,梁家輝做大佬都得噃。」大師兄,梁家輝?我最深印象係佢套國際傑作《情人》,更加難忘片中之英籍美少女主角Jane March。係咁先,得閒大家再傾。

文:李辰安 圖:新華社
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