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陪襯變主角 純音樂專輯開闢新路

2020-09-04 00:00
  今時今日歌手要出一張Full Album已十分困難,更何況是結他手推出純音樂專輯!最近由九位本地結他手合製的純音樂唱片《Guitar Calling》面世,令我想起香港流行樂壇的純音樂市場從來都是非常狹窄,着重播放功能多於美樂欣賞,這張純結他彈奏專輯,絕對屬小眾口味,但樂迷應當珍惜!
  在流行音樂的領域,人聲和樂器演奏聲的「地位」並不對等,人聲永遠是主角,樂器聲只是配角或陪襯,普遍Pop Music迷着重人聲演唱多於樂器演奏水準。一首歌曲的純音樂版,又被稱為Instrumental,嚴格來說不可以叫Accompaniment(伴奏),只能稱之為純音樂。
  Cantopop純音樂唱片可以分為很多種類,將流行歌曲的人聲完全「抽走」,是早期不少廣東唱片的Bonus Track,在未有卡拉OK前,是很多人在家「發歌手夢」,甚至實際被用來參加歌唱比賽的「工具」。此外,市場上不時可見一些純音樂專輯以「鋼琴」或「Music Box」為主題,將大熱流行曲變成純鋼琴演奏或音樂盒聲音版,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不少商鋪或酒店Coffee Shop都會購入,然後全日播放,此類唱片曾經有一定市場。
  純音樂唱片在Cantopop領域從來都是小眾產品,多數是大碟內的「豬頭骨」,又或者是Remix唱片內的「贈品」,很少歌手夠膽推出一張Instrumental Full Album,但亦不代表完全沒有,例如1979年「歌神」許冠傑推出的《許冠傑名曲欣賞》,十二首純音樂歌曲包括極流行的《雙星情歌》、《鐵塔凌雲》、《半斤八両》及《浪子心聲》等,而負責演奏的正是由他擔任主音歌手的蓮花樂隊。此專輯曾推出「第二輯」,但據聞發行量極少,市場黑膠罕見,直至近年才被復刻成CD版。
  我最深印象的本地純結他演奏唱片是1983年的《香港》,此碟全名其實是《香港結他比賽冠軍精英輯》,是當年《結他雜誌》舉辦《Guitar Players Festival》(又名為《山葉吉他比賽》)後,集合五個優勝組合推出的唱片合輯,之所以出名,甚至被喻為影響深遠,是因為冠軍隊伍是Beyond(當時成員有黃家駒、葉世榮及鄧偉謙),另外還有劉以達和太極樂隊低音結他手盛旦華。多年後,黃家駒說過希望能推出一張純音樂專輯,毋忘《香港》初心。
  另一張著名本地純結他演奏專輯是1991年推出的《Diary & Dreams》,由結他大師陳國平演奏十首歌,但嚴格來說,不算百分百純音樂專輯,因碟內有首由呂珊主唱的《3650夜》,不過當時並沒任何宣傳,甚至連歌手名也欠奉,唱片上的歌名更用上英文《3650 Nights》。
  踏入2000年,本地流行樂壇純音樂唱片極罕,歌手如黃家強(2015年)推出專輯《沉香》時附送純音樂CD《情緒Emotion》,以及林家謙以純音樂串連其今年推出的EP內歌曲,已算是Cantopop純音樂市場的「優秀」成績!
  由九位結他手炮製的純結他音樂專輯《Guitar Calling》,是環球唱片旗下新音樂廠牌「Brave Nusic敢作敢樂」的商品,「Nusic」是由「New」和「Music」兩個字合併而成,期望為本地樂壇帶來新的衝擊。九名結他手包括劉以達、觸執毛前成員Mike Orange、秋紅前成員Andrew Cheung、Dusty Bottle成員Jeff,以及神級樂手Tommy Chan和Barry Chung(他亦曾自資推出兩張純音樂專輯《REFRESH》及《匯》)等,各自選擇一首流行曲「重玩」。這張由結他擔任主角的專輯,估計屬可一不可再之作,樂迷應好好珍惜。
  香港其實不乏具才華的音樂人,純音樂未必一定是「死路」。2013年成立的Music Lab,今年剛推出旗艦項目,成立純音樂品牌「末薑Ginger Muse」,以香港、原創和純音樂為核心元素,並以錄製實體專輯為主軸,最近一次過推出三張純音樂唱片。「末薑Ginger Muse」成員之一為口琴手何卓彥(Cy Leo),他剛獲得香港藝術發展獎的新秀獎。
  主流音樂垂死掙扎,或許純音樂能闢建新路,在逆境中帶來新希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