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歷史專家整理日治時代舊照 籲珍惜和平

2020-09-01 00:00
  作者是歷史愛好者及著名圖片收藏家,這是一本圖文並茂的歷史主題文獻,將「三年零八個月」深深描繪出來。
  很快便到「九一八事變」八十九周年紀念,我對中國歷史還保留血脈連繫,全因為我的一位中學老師當過兵,他總會利用一些時間,給我們講抗日故事,給我們傳遞國家民族奮鬥意識。他的戰鬥經歷都是在內地,從韶關到江西,最近也數番禺、新會等地,關於香港淪陷的故事,我反而有點空白。不過,在作者《序言》中我得到印證,原來老人家在我小時候說的,街頭有人賣人肉當糧食,可能是真事!
  作者說︰「令人聽來『毛骨悚然』的,是被棄於街頭的屍體,旋即被割去股髀、臂肉以至臉龐的肌肉,煮食充飢的描述。因當時的米糧價格飛漲而且缺乏,導致不少人餓死。」為甚麼街上會有那麼多人死於街頭?老人家說在彌敦道親眼見過日軍喝令前面疑人停步不果,立刻果斷地夾住長槍半蹲身,單手一槍,就把對方擊倒,於是街頭添了一具無名屍體,還有是歹徒當街搶劫,稍有不從者,就會被「白刀子入,血刀子出」,香港日據時代要用「地獄」來形容。
  日本關東軍1931年在東北製造事端,借機侵佔東三省全境,遠在千里之外的香港,似乎未能預見戰火會蔓延到此,事關香港是大英帝國殖民地,日本不會動手吧。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香港還是一片繁華,書中圖片所見,1937年5月12日,一連三天慶祝英皇喬治六世,中環一帶歌舞昇平,晚上的皇后像廣場、高等法院和滙豐銀行「皆滿綴燈飾,火樹銀花,璀璨耀目」。然而,兩個月之後,日本已策動「盧溝橋事變」,開始全面侵華行動,中國城市包括上海、南京逐一淪陷,而我的老師響應國家動員,由學生變成軍人。日軍很快展開華南作戰方案,直取廣州,此時香港危矣。
  日軍的戰爭力遠比國軍強,聽老師說,他們很多時要邊打邊跑,很少與對方正面硬碰,驚險的事情很多,但絕少有「抗日神劇」的中國好打得場面。有一次老師的部隊被打散了,他幾個新兵「落單」,走上山頭躲避,日軍組成攻擊陣勢,步步向山上進逼,老師人急智生,「失驚無神」把水壺擲出,日軍以為是手榴彈,停止了前進,就在對方猶豫的半刻,幾個年輕人走出包圍,全身而退,免於被殲。
  書中圖片所見入侵香港的日軍,身材不高,但是個個生得結實,雙目炯炯有神,軍容整齊,騎馬的軍官更加威武,而打敗仗的洋兵洋將,看不見半點精神。1945年和平後在集中營釋放出來的戰俘,全部骨瘦如柴,恰似是大英帝國日落斜陽的可憐寫照。
  日治期間,日本軍政府花了很多精神搞治港管理,民生與經濟是有過一番作為,不過,日本人是以勝利者、支配者自居,香港人是被奴役的。「1943年,2月3日,(日本)當局在沙田豎立墓碑,紀念1941年12月11日在沙田指揮前線時戰死的若杉隊長。又為一匹名為『電信』的軍馬設墓。市民經過日軍上陸處(日軍登陸香港的地點,即電照街及民康街交界)時必須下跪。」
  日軍最大的工程是在金馬倫山,興建一座高一百八十呎的「忠靈塔」紀念攻佔香港陣亡的日軍,這座高塔旨在讓全港海陸都可「瞻仰」,從1943年開始興建。可惜忠靈不能保佑日軍武運長存,日本終於戰敗投降。香港光復之後,總督夏愨謂︰「金馬倫山上忠靈塔之處置,須經專人之諮詢,若不能拆毁,則予以炸平。」諮詢甚麼?原來可以拆就拆,拆有困難,索性以炸藥解決,你估要經民意調查,議員投票?一笑。「1947年2月26日下午4時29分,未完成的忠靈塔被徹底炸平。」
  結束日治過程不是一帆風順,「由1942年10月25日起,以美國為首的盟軍戰機不斷轟炸港九日軍軍事要點,以及船塢和油庫等。空襲一直持續至1945年淪陷後期,而且編隊的軍機愈來愈多,次數亦愈趨頻密。盟軍戰機後來投擲的燒夷彈(燃燒彈)殺傷力特別猛烈,不少市民遭殃。」油麻地、紅磡、銅鑼灣、灣仔、西環、上環多次被誤炸,死傷動輒數百至一千人,很多炸彈仍埋藏在香港,至今不時有地盤找到這些「戰爭遺產」。
  日佔時代的傷痛仍未過去,世上沒有救世主,只有無辜的平民,香港人當珍惜和平,大家要為今天的生活而感恩!
  《香江冷月:日據及前後的香港》
  作者︰鄭寶鴻
  出版︰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售價︰$198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