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最難忘音樂會

2020-08-27 00:00
  朋友問我哪一場音樂會最難忘?我沒有確實的答案,多年來進出各地的演奏廳無數次,有太多難忘的美樂,每當回想,不同的場地會重現眼前。
  莫斯科大劇院的地基曾經下陷,人們花了很大的氣力加固,以保存這一座重要的文化地標,也留住人們觀賞芭蕾舞的美好回憶。多年前去看芭蕾舞,台上妙曼的舞姿,美不勝收,中場小休也是一幕幕人間的風景,穿上筆挺西裝的長者挽着同樣一頭銀髮的太座,兩人言語不多,相視碰杯,呷一口香檳,愛在連綿不斷上升的泡泡中。拐彎一角的小梯級上有一對年輕男女,一頭棕髮美女穿一身紫紅衣,站在梯級之上,望着下方的男伴,如果他不是低頭盯着手上的手機,或許會令人聯想起在露台上等待羅密歐的朱麗葉。
  由莫斯科的回憶延伸到與聖彼德堡接壤的芬蘭,在塞馬湖區,宏偉的奧拉維城堡屹立湖心,已有五百多年歷史,昔日是抵禦外地入侵的要塞,經歷過多次戰火的洗禮,現在硝煙散去,變成一座露天歌劇院,每年7月舉行《薩翁林納歌劇節》,巨大的古城牆成為歌劇的布景,天上飛鳥的鳴叫,襯托男女歌者的謳歌,一幕幕愛恨交錯、國仇家恨,額外撼動人心。這座古堡歌劇院的每一個角落也令人難忘,昔日城池是血肉橫飛的戰場,現在雅士、美女雲集,衣香鬢影,在北歐不落日的和煦陽光下,一片祥和……我是少數的亞洲觀眾之一,其他的黃臉孔,大多是日本人。聽芬蘭朋友說,不少日本人遠道而來,她歡迎香港的樂迷來參與這個歷史悠久的歌劇盛會。
  最親切的音樂會體驗,不在遠方,就在尖沙嘴香港文化中心。疫情之前,每個周末都在文化中心的演奏廳度過,音樂會晚上八時準時開始,先來一首序曲,打開聽眾的心扉,讓人暫時忘記外間世界的紛擾,隨後而來通常是一首協奏曲,是獨奏家炫技的時間,也是音樂會上半場的亮點。下半場是指揮家和樂隊的主場,通常是一首大型的交響曲,被澎湃的音樂包圍整個人,滿足一整個星期對音樂的渴望,個人的情緒也隨之翱翔,甚至在某些片刻,我會覺得自己彷彿跟着指揮家手上的棒,與樂團一道,成為音樂的一部分。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