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企業收藏危與機

2020-08-27 00:00
  疫情肆虐下,全球經濟陷入危機,倒閉、裁員消息不絕於耳,藝術市場當然不能幸免,除了拍賣、博覽會受到打擊外,支撐藝術市場的其中一個重要支柱──企業收藏,前景也不樂觀。
  企業收藏是當代藝術市場重要一環,除了直接購買藝術品,不少企業同時舉辦展覽、贊助藝術活動、設立獎項,對推動藝術發展,特別是當代藝術有很大影響,其中最顯著的首推瑞銀UBS及德意志銀行,兩者都是國際數一數二、有幾十年歷史的企業收藏,UBS與《巴塞爾藝術展》的合作,更令UBS在當代藝術市場具有相當大影響力。
  德意志銀行與另一個國際藝術博覽會《Frieze》合作二十年,全球各地辦公大樓都放置藝術品,最高峰藏品數量據報道達五萬九千多件。不過去年該行宣布全球裁員一萬八千人,並陸續出售藏品,收藏系列降至五萬五千多件,總值估計接近五億歐羅,對藝術界來說似乎不是好消息,不過德意志銀行表示並非停止支持藝術,還會繼續購入,只是規模或會縮小,並更加集中,也會維持與《Frieze》的合作。收藏系列是隨着時代發展的,更新替換未必是壞事,一方面出售早期購入的作品,可能帶來不錯利潤,另一方面收藏策略轉向價格較低的作品,對年輕藝術家有利。
  有人認為企業收藏藝術品,本來就是奢侈的,業績不好時候更加不應該考慮。不過,藝術收藏除了是投資,更有助企業建立正面形象和加強與客戶之間的關係,不少銀行、信用卡及高消費品贊助各大小藝術項目,正是為了接觸高端客戶,成為公司市場推廣策略的核心部分。同樣重要的是,不少研究指出,在辦公室內擺放藝術品有效提高員工工作效率。
  根據哈佛大學2014年一項名為「Project Zero」的研究項目結果顯示,在辦公室內擺放藝術品有五大優點:促進交流、誘發感情上的反應、有助人與人建立關係、改善工作環境及幫助學習。英國Exeter大學研究工作環境心理學的人員,曾經做過一個實驗,邀請參加者在四類環境下工作一小時,包括完全沒有特別布置,預先放置了藝術品和植物,同樣的藝術品和植物,但由參加者決定在哪裏擺放,以及參加者決定了擺放位置,但工作人員又重新調亂,結果顯示在有擺放藝術品和植物的環境中的工作效率,比第一類環境高了百分之十五,而在自己有決定權的環境中的效率,又更高了一倍,不過第四類環境的效率就與第一類相同。進行類似研究已經十多年的負責人表示,從來沒有出現第一類環境的工作效率更高的情況,而且員工參與愈多,效率愈高。
  這些數據正好證明藝術對企業,無論是對外的業務推廣,還是對內的工作效率,都有正面影響。不過,當然不是每家企業都能像世界頂級銀行般,投入大量人力財力建立收藏系列,所以藝術品租借或與畫廊、藝術機構合作成為最佳選擇,近年大行其道。一般來說,企業只需要付出定額費用,由畫廊或策展人選擇合適的作品,並可以定期更換,對企業來說,可以享受辦公地點有藝術品的優勢,毋須投資購入,更可以定期有新作品,對藝術家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展覽機會,而且有機會出售給企業的員工或訪客,一舉數得。疫情下雖然各行各業大受打擊,藝術品租借也許反而有發展空間。
  近年看過不少企業辦公室或貴賓室,採用租借藝術品作為裝飾,但印象最深還是三年前在上海參觀多年好友的公司。這位好友曾是內地最大公關廣告公司奧美集團的總裁,當時她公司剛遷入新總部,辦公室幾乎每一個角落都有藝術品,有些是由合作畫廊提供,有些是專門邀請藝術家在地創作,筆者對該處整體的藝術氛圍十分驚艷,也對她願意投入支持藝術非常讚賞。好友表示,作為公關廣告公司,創意是公司的核心價值和競爭力,對藝術當然支持,而且藝術品為公司帶來了不少好處:員工和客戶之間多了話題、多了「打卡」熱點,讓公司在社交媒體上獲得極大關注、通過客戶活動加強業務關係等,也間接幫助藝術家拓展市場。至於對藝術品的選擇,除了反映當代藝術的特性外,她希望藝術品不一定要和諧融入環境,反而希望能夠突出,引起話題與思考。
  這正是藝術對企業的功能,藝術品固然能美化工作環境,但更重要是能夠帶來感情與理性的交流。在疫情下經濟不景,看似「不能當飯食」的藝術,恐怕會首當其衝,只希望企業能更了解藝術的力量,繼續支持藝術發展。

文:蘇媛 部分圖片:UBS、德意志銀行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