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像鳥一樣飛

2020-08-20 00:00
  能夠一輩子心無旁騖地創作藝術,真是幸運,若是在這數十年的職業生涯中,有機會不斷創新並自我突破,則是更難得的事。匈牙利藝術家朵拉穆瑞(Dra Maurer)做到了。英國泰特現代藝術館(Tate Modern)正在為她舉辦一場為期一年的回顧展,重溫這位八十三歲女藝術家的傳奇一生。
  像不少當代藝術家那樣,朵拉穆瑞從來不會被媒材或是載體局限想像。她樂於使用不同的媒介創作,電影、繪畫、相片和行為藝術等,都是她自我表達的方法。我更喜歡她在1980年代之後的創作,從那時起,她開始對色彩着迷,熱衷於在畫布上展現顏色的魅力,用疊合、對撞或是交纏的方法,凸顯畫中的張力與情緒。
  朵拉畫中的色塊或是線條並不是方正平直的,而是充滿律動與節奏。如果說蒙德里安畫中的圖形與色彩宛若跳着典雅齊整的舞蹈,那麼這位匈牙利畫家的舞步更為率真,且不拘束。她尤其喜歡玩一些小魔術,在二維平面呈示立體效果,以至於畫中色塊每每輕盈自在,宛若浮在畫布上,微風吹過便會飄走似的。
  當有些藝術家進入創作晚期,總會或多或少失去早年的活力時,朵拉與他們相比,顯然更為幸運。她似乎愈是步入晚年,風格愈見輕盈自在。她並不想用作品說教,也不想隱晦地藉由創作透露自己的過往經歷與生活點滴。作畫對於她來說,是盡隨己意的,毋須用來討好任何人或是任何流派。這般純粹,雖說不能助她成為高價藝術明星,卻恰恰予她力量,讓她不論周遭是順境還是逆境,不論自己的風格是受到市場歡迎還是遭人冷待,總能心平氣和地應對。
  我常自問:若從事藝術,究竟想成為畢加索那樣的市場寵兒,還是朵拉那般從不環顧左右而前行?我想不出答案,只知道朵拉也許從未羨慕畢加索,而畢加索回首往事時,或許會想念初到巴黎未成名時的自己。

文:李夢 圖:Tate Modern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