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重新出發的反思

2020-08-20 00:00
  日本是新冠疫情比較嚴重的亞洲國家,安倍政府應付防疫、處理奧運延期等弄到焦頭爛額,民間只好自救,不少旅館老店面臨倒閉,消息一出就得到各方支援,房間瞬間訂滿。藝術界是否也一樣得到國民支持?
  最近日本法人團體「藝術與創造」進行了一項國民對動用公帑支援文化藝術界的意見調查,共有一萬名居住不同縣市、不同年齡和收入的網民參加,結果顯示,雖然超過七成人肯定藝術在社會的重要性,認為政府應該資助,不過認為藝術文化界屬於優先資助對象的只有三成,更多人表示醫療、防災和育兒方面應該得到優先處理,特別是四十至五十歲男性、三十歲女性、高收入和高學歷的受訪者,也許正是這個年齡層的上班族和年輕母親,面對醫療和育兒的壓力較大吧。至於在藝術文化範圍裏,受訪者比較傾向支持美術和傳統藝能,其次是文化財產、工藝陶瓷,最後是不同地域的慶典等。
  調查的另一組問題是針對疫情下,政府是否應該支援藝術團體或個人,結果超過一半人贊成,並認為最急於需要獲得政府援助的是舞台表演、電影和美術展,反對的人佔百分之二十五。不過,絕大多數受訪者都認為相比藝術文化,醫療、食肆、酒店住宿、鐵道航空等行業的需求更逼切,而在過半數的贊成意見中,有三成同時認為在正常情況下,政府不一定需要資助藝術文化。
  主辦單位分析數據後指出,雖然大部分日本民眾同意藝術文化是重要的,但並不表示大家認同政府運用公帑資助,不少人贊成在疫症期間增加對文化藝術工作者的資助部分原因,是媒體在這段期間大量報道各項節目取消的消息,令民眾對藝術界水深火熱的情況更了解,所以,要爭取國民長期的支持,藝術文化界必須積極爭取更多媒體曝光機會。
  其實,衣食住行各行業都深受打擊之際,藝術文化在政府的藍圖裏佔的比例不高,是意料之內,相信各地藝術文化工作者已習慣自救!日本的藝文活動已逐漸恢復,例如歌舞伎在8月重新演出,場館推出多項防疫設施,例如座位分隔、取消中場休息等。至於美術館也在預約制以控制人流下推出新展覽。東京森美術館7月31日開幕的展覽《STARS》,展出六位在國際舞台舉足輕重的日本當代「星級」藝術家,包括草間彌生、村上隆、奈良美智、宮島達男、杉本博司,以及長年居住日本的韓國藝術家李禹煥。
  六位的藝術生涯與日本戰後的經濟高增長年代、1964年東京奧運、泡沫經濟爆破等重要社會發展緊緊相扣,最近二十年,隨着全球化,藝術博覽會、雙年展的興起,這批藝術家活躍於國際舞台,他們一方面探討全球議題,同時保留日本在文化、社會與經濟方面的獨特性。疫症讓全球陷於混亂,通過這幾位日本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大家再一次審視藝術的功能,思考何謂成功、何謂全球性。美術館為每一位藝術家準備一個獨立展廳,展出作品涵蓋早期和最新創作,同時有多個可供觀眾參與的裝置作品及錄像,讓觀眾更加了解日本當代發展的軌迹,包括每一位參展藝術家的個人生涯回顧,以及1950年開始日本在海外舉辦五十個大型當代藝術展覽的資料,可以說是日本當代藝術發展的全面回顧,相當難得。展覽到明年1月,如果到時候疫情受控,這個展覽真的不想錯過。
  逛美術館看展覽,當然應同時欣賞美術館的建築、設施和四周環境,不過看藝術品還是首要目的。近日東京世田谷美術館卻刻意策劃了一個沒有展品的「展覽」,作為對疫症的反思。美術館表示,目前全球遭遇前所未見的挑戰,各地美術館的展覽和活動都受到影響,例如無法借到展品,大家同時思考在這情況下美術館的功能究竟是甚麼。世田谷美術館坐落於公園內,建築師為了藝術和大自然結合,美術館有許多落地玻璃窗,公園四季景色變化美景與藝術品互相輝映,是美術館的一大特色,「公園的美術館」也是建築師當年設計的三大原則之一。在這個艱難期間,美術館決定騰出一個展廳,不放置藝術品,希望觀眾能夠在寧靜的環境下,一面欣賞窗外美景,一面回憶曾經在這裏欣賞過的藝術品,得到一刻平靜。
  在全球疫症下藝術的功能究竟是甚麼?過去半年,全球美術館、藝術家和藝術界人士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更重要的是在未來的「新常態」下,究竟如何繼續發揮藝術文化的社會功能?如何與市民更加靠近?這不僅是藝術家或策展人個人發展方向的問題,而是關係到整個社會和文化的發展。作為藝術愛好者,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給予藝術界更多的支持和關注。

文:蘇媛 圖:東京森美術館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