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口治郎 最後時光

2020-08-13 00:00
  畫過《孤獨的美食家》等不少名著的日本已故漫畫家谷口治郎,最近兩本收錄其遺作的《光年之森》和《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畫集》中譯本,一併推出,並設雙書紀念典藏版,叫讀者藉着濃淡雅致的筆墨線條,躍進大師的最後創作時光。
  谷口治郎1947年8月生於日本鳥取縣,曾任石川球太、上村一夫助手,1972年以《嘶啞的房間》初試啼聲,以畫風細膩扎實、華實並置著稱,是漫畫獎項常客,也享譽國際,1991年起受邀參加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曾推出「BD Louvre」系列的《羅浮宮守護者》,這本漫畫是我最喜歡的「BD Louvre」作品。他也奉法國著名漫畫家墨必斯(Mœbius)為「神明」。
  谷口治郎多年來畫下題材廣泛的不同著作,我亦輾轉在不同地方逐本逐冊收集下來,好像科幻硬朗的《地球冰解事紀》;以狗設題的《神之犬》、《親親狗寶貝》;讓大文豪夏目漱石等為主角的《「少爺」的時代》;詮釋小津安二郎電影氛圍的《走路的人》;改編成同名電視劇、谷口治郎名字從此「入屋」家喻戶曉的《孤獨的美食家》等等。他總能以實淨畫功、人文關懷、細膩情感、對大自然頌讚,打動讀者。
  2017年2月,谷口治郎離世,享壽六十九歲。在《光年之森》裏,便收錄了《Big Comic Original》編輯部小田基行一篇於老師最後階段在其病榻旁的經歷,頗為動人。當時他正在畫着《光年之森》,同時展開《引路者》的創作,惜未竟全功,《光年之森》內容以第二話的草稿為止,《引路者》則本來預計繪製三十頁,最後還是未能完成,然而書中仍連草稿部分都刊載。
  《光年之森》最後以橫幅全彩色精裝、繪本一般的姿態問世,由於該書是為了在法國出版而構思,谷口治郎畫出了介乎日漫和歐漫之間的作品(跟《羅浮宮守護者》有相似之處),並以水彩作畫,為山林之綠,抹出不同層次,柔和、雅致、樸實,是該作的「原色」。書中講述父母離異的少年小渡,離開東京,到鄉下和外祖父母同住,孤獨寂寞,在爬上「將軍樹」的神木後,他從此起了變化,彷彿聽到山之音,聽見狗鳥昆蟲以至森林的說話,甚至看到無以名狀的奇異生物。
  讀者可讓《光年之森》跟《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畫集》的《魔法山》(最初於2006年《Young Jump》刊登)並讀,後者講述少年健一年少喪父,母親又因病到大阪的醫院動手術,在暑假期間與祖父母同住,這個缺了父母、回到祖輩擁抱的設定,就跟《光年之森》相似。而健一與小渡一樣天生異稟,居然在博物館聽到山椒魚對他的呼喚,後者告訴他是被選中的孩子,命中注定要協助牠逃離博物館,返回聖泉,讓城山免於危難,也能實現救活他母親的願望,他便跟妹妹咲子展開一次奇幻的冒險。
  《魔法山》寫出了回到本源、守護傳統的心志,還沒作結的《光年之森》也似有類似筆觸,或是作者念念不忘、意義猶深的題旨,前者刊登多年後收錄在《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畫集》中,大概是編輯有心安排。
  相對之下,點題作《引路者》,便更貼近谷口治郎徘徊生死的最後心境。該作本以「冥途」為標題,顧名思義,是作者畫出主人公在彌留間受到引領踏進死門關的一幕,這個迷離境界,有長長的蘆葦、不知從哪裏捲來的浪濤、燦爛的煙火、漆黑的長廊、潔白寬敞的房間,還有初而引路繼而索命、神秘又美麗的穿和服女子,都呈現出不似人間世的情狀。是作者在病重時迷糊間竊見的景象嗎?無論如何,這篇未完成之作,叫讀者閱後久久未能平復心情。

文、圖:黃子翔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