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時代物證 CHAT六廠夏季收藏展

2020-08-13 00:00
  近年亞洲不同地區常以活化的形式來更新歷史建築,成為嶄新的文化藝術場所。好像本地的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由昔日的紡織工廠轉化而成,如今成了一座本地重要的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提供具視野的文化藝術展覽與交流,亦着重記錄紡織工業的歷史,讓過去的時光成為寶貴的記憶。CHAT六廠舉辦的夏季展覽《盲棋──走入CHAT六廠藏品的分岔路》,亦將藝術藏品與紡織歷史並置,讓大眾更深入理解CHAT六廠所折射的文化脈絡。
  CHAT六廠開館至今逾一年,所舉辦的展覽皆展現研究價值與歷史厚度,並與紡織的社會文化面向交錯。最新的夏季展覽《盲棋──走入CHAT六廠藏品的分岔路》(下簡稱《盲棋》),與過去的展覽稍有不同,策展人王慰慰談到,萌生這個展覽的原因是對應現實的考量。「對於美術館來說,一般都是開展長時間的策展與研究,鮮有進行臨時性的項目。本來夏季展覽是一位中國藝術家的個展,但因為疫情影響了中國的生產與製作,因此便需要臨時改變策劃的想法。」
  疫情蔓延全球,對不少文化藝術機構帶來重挫,因此也必須轉變策略,以另一種方式來適應現實狀況。王慰慰續說:「CHAT六廠開館至今,一直收藏了不少當代藝術藏品及紡織文檔,但未有整理。因此,我們想到可以趁此空檔來整理過去所做過的歷史,便產生了策劃《盲棋》的動念。」她談到,展覽不止展示文化藝術的藏品,亦把工廠舊物與文本等置於同等的考量,因此亦拉闊了展覽的視野,成了一場不止於當代藝術的收藏展覽。
  王慰慰亦解釋了展覽的命名:「展覽的名字完全就像我在策展過程中所經歷的:與各種藝術品、物件及文本的對弈,展開想像,尋找與它們溝通的路徑。這是一個完全向內的規劃過程,也是對自我思維體系的探訪。」她談到這場CHAT六廠首個收藏展覽,以田野調查的方式來開展。在展覽的策劃過程中,她疏理了CHAT六廠過去的展覽,發現其形式雖皆以紡織為主題與意念來開展,但亦以抽象的形式來展示,表達六廠的姿態。「CHAT六廠雖立足於紡織,但紡織不但是媒介,更是涉及歷史、政治與文化,以至人的狀態等廣泛的範疇。」
  因此,這次收藏展覽亦以靈活多樣的方式來連結不同面向。王慰慰舉例,展覽其中展示了一百多張黑白舊照,內容均是六廠昔日的結構與工廠內的工作,也折射了荃灣發展初期的面貌。在同一空間,展示了過去CHAT六廠邀請的日本藝術家田口行弘所收集的布碎,並於香港不同地區展示,折射了本地人文地理風景。展覽中更布置了藝術家所創作的大型傘裝置,儼若護蔭。王慰慰留意到這一組的並置,能將香港昔日的風景與現在的面貌連結,如同兩個時代的物證,也讓彼此引申出更豐富的涵義與對話。
  是次CHAT六廠的夏季展覽亦與另外兩大部分連結,既獨立亦相連。王慰慰解釋,其中一部分是在CHAT六廠的走廊中,展示昔日南豐紗廠的工友及其生活,更有他們的口述歷史。她談到,這是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來闡述紡織的歷史。「工友作為人本身,展現他們每日的生活與工作,也呈現了工業化的狀態下人的生活狀態。」因此,此部分嘗試採用一天的工作來作單位,以量化的方式來察看人的生活;好像每天要裁剪多少布料紡織,藉此作為切入點來理解工人的生活,以微小的部分來照見龐大的工業體系。
  王慰慰認為,口述歷史讓整個項目加入有溫度的部分,「口述歷史的重要性是:為甚麼過了這麼多年後,工友們仍然牢牢記得?當中是怎樣的情感?口述歷史不是權威化的,也非線性的,而是以碎片,以至斷裂的形式來展示,充滿想像力。」
  展覽暫時以網上形式發布,如網上導覽及「CHAT Read」,嘗試推出與展覽相關的文本,作為知識生產。

《盲棋──走入CHAT六廠藏品的分岔路》
網頁:www.mill6chat.org(8月20日(四)起推出)

文:觀青 圖: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香港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