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追求純美的消亡

2020-08-06 00:00
  疫病流行,中環的摩天輪呆呆的掛在半空,街上人稀聲渺,此時此刻,馬勒的第五交響曲是切合情景的音樂。 
  馬勒的第五交響曲,並無加入特定的標題。馬勒曾說:「讓一切標題解說都消亡!」第四樂章──慢板在電影《魂斷威尼斯》中出現而為人熟知。電影改編自德國作家托馬斯曼的同名小說,講述德國一位五十多歲的小說家,健康欠佳,往威尼斯休養,碰上一名俊美的少年,他情不自禁,迷戀不捨,儘管威尼斯疫病流行,他選擇留下來,但始終沒有與少年交集,最後染病,魂斷異鄉。
  電影一幕幕異域的景色,馬勒的音樂悠悠響起,豎琴叮叮咚咚,輕輕的,如暮鼓晨鐘,愁緒襲人,小提琴柔柔加入,拉奏愁腸百結的旋律,隨後大提琴接力,情緒趨向強烈,令人悲慟莫名……
  在眾多名家演繹之中,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的版本,情感起伏跌宕,在低迴與高潮之間,伯恩斯坦刻意留白,即使是瞬間,感人至深。
  馬勒的音樂與電影完美配合,充滿意象,一切美好的事物,總會消亡,好像小說家來自德國,是工業大國,由他代表的強盛,卻選擇擁抱浪漫的水鄉終其一生;小說家身體開始衰敗,依然苦苦追纏青春之軀,不要忘記,在上世紀那個年代,同性戀不為社會道德所接受,孌童行為更是大逆不道,但小說家豁了出去,他不理世俗的眼光,連自己的生命也不顧,一切在所不惜,那份執迷,至死不悟。
  世上萬物,沒有恆久不變的,正如花無百日紅,芳草天涯,盛衰有期,只有對純美的追尋,由始至終,最有價值。疫病不知何時了,但世上的美,恆久不變,面對死亡,何懼有之。

文:劉國業 部分圖片:中新社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