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水彩畫的逆襲

2020-08-06 00:00
  回溯歐洲藝術史,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水彩畫作為一種繪畫門類,難與油畫相提並論。十六世紀時,一些畫家用水彩描畫植物和人物肖像;十七世紀開始,這種輕便又價格低廉的媒材,開始被用於風景畫的繪製。不過,一直要等到十八世紀末及十九世紀初,在特納(William Turner,1775年至1851年)等英國藝術家的引領下,水彩畫始在英國獲得令人矚目的發展。  
  正在加拿大安大略美術館(AGO)展出的英國水彩畫回顧展,敘述的起點便是特納。英國十九世紀及至當代的水彩畫架,幾乎都沿循特納的路徑,再發展自己的風格。特納的人生充滿跌宕,性格耿直,甚至偶爾粗魯。如果他是你我身邊的親人或朋友,我們恐怕受不了那般古怪脾氣,可偏偏,他的繪畫天分如此出眾,以至於他不合群的性格,竟然因此變得討喜。畢竟,相比於平庸無趣的好好先生,我們更容易被心懷理想的怪脾氣畫家吸引,不是嗎?
  特納在油畫和水彩畫領域皆有成就,我更傾心於他的水彩畫作。多年前在北京中國美術館的特納展覽中,展出的眾多水彩畫作,讓我至今難忘。特納的水彩作品多描畫自然,不外是大海、雨及連綿群山等場景,而畫家用筆用色自在隨性,又不乏克制,尤能凸顯水彩這一媒材的通透及多變。顏彩於紙面輕靈舞動,宛若雀躍的詩。
  愈到晚年,特納用筆愈自在。正在AGO展出的一幅畫,描摹雨後彩虹,幾乎拋開寫實技法,全然進入抽象情景中。畫中看似隨意塗抹,實則於筆墨呼吸間,盡顯光影之魅。法國印象派一眾畫家,聲稱他們從這位英國前輩的作品中吸取不少靈感,至到二十世紀著名藝術家羅斯科(Mark Rothko),也曾開玩笑地說:「這個叫特納的傢伙,從我身上學到了很多。」
  看來,我們還應多謝古怪的特納先生,正因為他,水彩畫成功逆襲,與油畫一同模塑英國乃至歐洲畫壇景狀。

文:李夢 圖:加拿大安大略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