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音樂一二事

2020-07-30 00:00
  疫情惡化,社會瀕臨停擺,演藝活動不知何時才能恢復過來,一切都不確定。下筆之時,並無音樂會可評,唯有寫近日一些音樂絮事,望讀者見諒。
  上周本欄介紹本地畫家葉志明的新派國畫,文中提及宣紙上的墨迹與染化,令人感受到音樂的流動。自此,浮想聯翩,的確有不少畫作,總會勾起人對音樂的聯想。其中一幅,可以說音韻與畫意同在,它就是梵高的《Starry Night》,創作歌手Don McLean深受夜空繁星點點的意境打動,把梵高疾走的筆觸、捲曲的線條、醉人的藍彩,譜成《Vincent》一曲,道盡一生潦倒的梵高,不為人接受,卻留下不朽的色彩。如今《Starry Night》成為晚空星光的代表作,《Vincent》一曲也永遠有知音人。
  執筆之際,聽網上古典音樂頻道「Classic FM」,得知鋼琴家郎朗剛剛在英國推出新專輯《Goldberg Variations》(《哥德堡變奏曲》),這是巴赫晚期的一首鍵盤作品,面世近二百八十年,是不少古典音樂迷喜愛的鋼琴詠歎調作品。
  郎朗在宣傳短片中彈奏開首八個小節,並作解說,他形容彈奏者不需做太多,只要跟隨着下行低音線條的節奏,加上諧音,音樂有如把靈魂提升,帶人進入奇妙的時刻,發生小掙扎,陷入孤單,然後設法尋找出路,最後感受到平靜。郎朗說,彈奏全曲(全作品包括主題、三十個變奏,主題反覆),期間經歷美、掙扎和孤單,感受更深沉。我從「Classic FM」聽了郎朗彈奏開首的主題,琴音優美,他能否超越Glenn Gould超凡脫俗的詮釋,要聽過郎朗全曲演奏,始能定論。
  早前疫情緩和,戲曲中心的茶館劇場重開,上演全新曲目,包括折子戲《梁山伯與祝英台》之《十八相送》、《白龍關》及粵曲選段《月下追賢》等,總長約個半小時,見台上表演者落力唱造,現場竹絲管弦動人,台下觀眾聽得投入,我亦十分感動,當時希望疫情早日過去,讓年輕人多踏台板,讓演藝節目豐富大眾的精神生活,怎知事與願違,疫情反覆,世界各地疫情亦大反彈,社交距離措施再收緊,一切非必然,更加珍惜,也更加期待。

文:劉國業 圖:環球唱片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