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新宿物語

2020-07-30 00:00
  曾經去過日本旅遊的朋友,大概都會去過東京新宿車站。在熙來攘往的人群裏,耀眼奪目的霓虹燈下、數不完的食肆商店之間,新宿車站猶如不倒的守護神,默默承受這個充滿活力和矛盾地方的一切壓力。
  新宿車站獲《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認證為全球最繁忙的車站,每天使用人次達三百五十多萬。然而,去過的朋友都知道,車站雖然如八陣圖,人來人往又非常擁擠,難得依然秩序井然,可以說是日本社會高效率、守規矩的最佳佐證。上星期,這個已經有超過一百年歷史的車站迎來新景象──由日本藝術家松山智一設計位於車站東口的公眾藝術項目正式落成。
  項目名為「Shinjuku East Square」,是全新的廣場,中心是一座高八米玻璃鏡面雕塑《Hanao-San》,地面是不同花朵的大型繪畫,包涵了日本傳統四季景色和花卉的元素,在四周建築物的石屎森林裏恍如一片花海,《Hanao-San》(日文Hana就是花的意思)是站立在花園裏的男孩,手持鮮花,歡迎來到車站的人群。《Hanao-San》以多塊玻璃鏡面製成,從鏡面中映照出四周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情景,與花海形成有趣的對比,是否也反映出活在繁忙都市人群對大自然和平靜生活的嚮往?
  整個創作概念由藝術家提出主導,與一些先決定了空間功能,再考慮注入藝術元素的公眾藝術項目完全不同。「我的理念是整個空間就是為藝術而設,群眾經過時候會踩在花朵繪畫上,也可能會在圍繞着雕塑的座位坐下來,公眾藝術的概念就是必須融入社區環境中,它不是放在美術館供觀賞的作品。」松山智一表示日本政府對大型公眾藝術項目的態度很保守,特別是放置戶外的大型裝置,可能是因為日本較多地震、颱風,政府必須保證公眾安全。「計畫從構思到實行大概用了兩年多時間,期間需要申請的准許令多達數十個,就連用來繪畫花朵圖畫的都是一種特別的顏料,以符合政府對公眾健康的要求,永久裝置與一般臨時性項目的要求完全是兩碼事。」
  從鳥瞰照片看,「Shinjuku East Square」位於車站東口和四周建築物之間的必然通道,可以想像每天成千上萬的上班族、學生、遊客經過的熱鬧場面,「項目是社區的一部分,希望經過的朋友可以駐足觀賞,也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前往新宿。如果把它改成一個流動的展覽,就失去意義了。」東京出生、紐約工作的松山智一曾經兩次在香港展出,2014年在海港城舉行《Sky is the Limit》展覽,海傍的大型雕塑同樣以鏡面製作,映照四周環境。突然覺得,新宿和尖沙嘴有很多相似之處──兩者都是城市最繁忙區域之一,是繁華都會的標誌,但同時聲色犬馬,有不少破落的地區,甚至給人黑道橫行的感覺。也許這種強烈的對比為藝術家提供了更多想像空間?
    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間完成作品裝置,一點不簡單。松山智一長居紐約,在東京並沒有工作室,也沒有房子,3月中日本和美國兩地疫情惡化後只能留在東京,遠距離指導紐約的助手工作:「暫時沒有遊客可以看到作品當然有點可惜,疫情對所有人都有影響,藝術家當然不例外。我記得在『911』和雷曼事件後,美國以至全球大受打擊,但那段時期藝術家創作力更加旺盛,更多人重新審視藝術的意義,對欣賞甚至購買藝術品有新的想法。這次疫情下美術館大多關閉,在戶外比較安全,可能促使更多人到社區參與和欣賞藝術,對藝術有新的體會。」
  東京疫情有反彈之勢,持續下去的話,可能進一步收緊社交距離政策,恢復外出自肅,新宿站人頭湧湧的場面可能暫時見不到,喜愛到日本旅遊的香港朋友更要耐心等候一段較長時間。不過沒關係,《Hanao-San》會一直默默等候大家,送上一束鮮花,邀請我們在繁忙的新宿街頭靜下來,細味藝術給我們心靈的養分後再上路。新宿物語,只會更加精采!

文:蘇媛 圖:由藝術家提供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