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
  疫情肆虐,《香港書展》延期,然而不少書商一年亮一劍,養兵多日,為求在書展推新書饗讀者,也讓囤積貨存減減磅,書展忽然沒了,便腦筋急轉彎,發揮港人迅速應變精神,紛紛推出網上書展自救,氣氛反應尚算不俗,但成效有多大,又是否可一可再之策?
  「現在還沒『埋數』,但應該追不到實體書展的營業額了。」今日出版負責人Karson Mak苦笑道。今日出版是本屆《香港書展》參展商之一,在主辦單位把書展喊停前,一切已準備就緒,只差還沒裝修攤位,就連送給讀者的小禮物,都着印刷廠連日趕工製作好了,當書展宣布延期,Karson立即轉戰網上,趕上推出網上書展出版同業行列,直銷作品。
  這約兩星期以來,其中一本最受歡迎的,是夏韶聲最新作品科幻漫畫《西遊》,說起來,夏韶聲2012年推出的《天眼》,正是今日出版首本作品,這次網上書展,該書也不乏捧場客,「帶動其他舊作銷情。」他認同網上書展對書商有正面影響,是一個好方法把出品書刊交予讀者手中,但比較實體書展,氣氛不能同日而語,「以往讀者都在社交平台分享書展戰利品,現在沒了,反而是出版社分享正在包書、寄書的相片,都不是宣傳新書。」
  參與實體書展,額外加印、運輸交通、增聘兼職少不了,即使網上書展未及實體書展般好生意,但七除八扣,又是否有益盈利?Karson搖搖頭,「網上營銷同樣有額外開支,而且同事做不慣,碰到不少問題,而額外的包裝寄書,也相當吃力。」他甚至考慮日後是否要繼續做那類大型網上直銷活動。今日出版將跟HKTVmall合作,加盟後者8月推出的網上書展,屆時自家直銷便會停下來,「唞唞氣。」
  《香港書展》日後延期重推,今日出版會否參加?「如果保持優惠,我們當然想跟讀者直接見面,但也得看疫情怎樣,而且屆時如果書賣得七七八八,在書展展示的又會不一樣,這些都值得我們思考。」
  生命工場自2011年起參與《香港書展》,直至近兩年不再參加,生命工場編輯、REstore主管阿菁直言,觀察所得,近年書展不復以往旺場,有時還遇上打風落雨影響人流,加上今年書展暫擱,她苦笑起來,表示幸好沒擺展,否則蝕大本,「給我們更多空間做其他事。」譬如網上書展,生命工場也響應,既賣書也售工藝產品,「我們今年沒出版新書,但見網上書展氣氛熱烈,既然我們本來也有網店,便趁機推出折扣、免郵費等優惠。」
  這段「後書展時期」,她稱明顯多了人買書,並以貓奴2號Fifi的《內有肉球 小心抱緊》、鍾承志及許志威@廣東歌fans應援事件的《我最喜愛的100張廣東專輯》、鍾承志的《對著幹──第一次辦NGO便成功……就呃你啦!》為熱賣貨。她稱近年網店生意愈來愈好,跟本地網購風氣愈見盛行有關,所以生命工場將繼續做好網銷,跟實體店REstore相輔相成。
  跟今日出版一樣,旗下刊物包括文學雜誌《字花》的水煮魚文化,都是今屆書展參展商,還特地引進台灣出版的書籍,書展延期消息一出,便立即在網上發布「自閉書展」,包括自家製作的《字花》最新第八十六期、《字花》第八十一至八十六期「我城在他方」套裝,以及台灣出版的花輪和一《刑務所之中》、今敏《OPUS》等等,團隊還特地摸上早前宣布結業麥穗出版的貨倉,搜羅倉存好書,一併發售,為「自閉書展」壯大陣容。
  「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水煮魚文化總監羅樂敏續說:「時間倉促,也談不上調整書單,基本上有甚麼貨,就放上網售賣,為免囤貨,也止止蝕。」她稱,比較之前網銷,近日所得定單的確增加,「跑出」書目,包括本地作家謝曉虹新著《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新一輪的《字花》訂閱亦在銷售榜前列,一些較經典的文學作品如董啟章《地圖集》等等,也受歡迎,「但始終不及實體書展。九天的網上書展,大約只有兩天實體書展的營業額。」
  「自閉書展」暫僅於《字花》社交媒體等渠道推廣,羅樂敏笑說,《字花》受眾即文學讀者,大部分已購入心儀的「自閉書展」張羅的文學作品,「實體書展則帶來不同人流,我們的目標書展顧客,是較外圍的文學讀者,他們可能聽過那些文學書,卻還沒買,在書展氣氛帶動下購書。」《字花》也靠在書展覓尋訂閱新客戶。
  遲到好過無到,她仍期盼延期書展,以至坊間其他書展、書節的來臨,她也留意到疫情以來普羅大眾網購的習慣多了,日後或有更多相關企劃,惟慨歎香港暫不見專為書籍買賣而設的大型網購平台,「而作為書迷,始終想到書店、書展,把書拿上手翻揭一下,才決定買不買。」經過今年疫情洗禮,網上書展以至網購書刊,是否有個新模式可循,書商書迷將有所觀望。

文:黃子翔 圖:星島圖片庫、受訪者提供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