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畫中的音韻

2020-07-23 00:00
  早前在Villepin畫廊觀賞大師趙無極的畫作,其中一幅由中國書法的筆觸構成的抽象小品,墨迹的行進,染化的迭變,流露音樂的韻律,由此而聯想起本地畫家葉志明(Rainy),他亦從傳統的書法出發,探索國畫的可能性,畫出充滿音樂感的作品。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讀新聞,Rainy讀藝術。新聞追求客觀、理性、事實;藝術創作發揮創意、天馬行空。新聞系位於新亞書院誠明館中下層,藝術系則在上層……有一次,好奇心驅使,走進藝術系,滿地畫具狼藉,牆上彩色張狂,雕塑形態奇異,是一趟震撼之旅。二十多年後重遇Rainy,去他的畫室參觀,再來一次震撼的藝術體驗。Rainy早年情迷陶瓷製作,其後對鐵器雕刻產生濃厚的興趣,他把生活中難忘的場景,通過一雙巧手,扭揑冷感的鐵枝,注入藝術的溫度,塑造成有生命力的曲線。在兒童系列雕塑之中,幾名由鐵釘打造的小童,玩捉迷藏、麻鷹捉雞仔或跳飛機……一幕幕兒時情景重現,當中有你我的童真。
  近年Rainy的創意愈發澎湃,不斷探索、求變,一心創新草書的技法,其自創的「棉絮書」,信手拈來地拖頭,摘下棉條為筆,從手中吊下,點墨在宣紙上疾走,一畫一撇一勾一點……力感、輕重、線條、筆氣,與傳統草書大相徑庭,偶因棉絮開叉,一畫變成兩條粗幼不一的平衡線,出現奇特的形態。布局亦求新,一反從右至左、由上而下的傳統,他興之所至,隨意散落,讓人覓字來讀,他的解說是,「不但給中國人看,也讓外國人看,從每個字的形態,領略當中的趣味。」
  另一種創新的「雨花書」,以我有限的了解,是先以水潑在宣紙上,然後以毛筆在上揮灑墨點,不同的方向、潑力、墨的濃淡,幻化成流動飄逸的墨迹,效果獨特,前所未見,Rainy應用在畫作上,創作出一系列的霧林樹影作品,其中一幅,以粗線條筆觸一揮而成的老樹幹,樹與樹之間以「雨花書」營造若隱若現的葉影,似有風吹過,呼呼作響。身為樂迷的我,感受到澎湃的樂感,只是一時之間,想不到與哪一首交響曲匹配。Rainy說,他作畫的時候,不作全盤的規劃,把剎那間存於心的激情,通過手中墨筆,一瀉如注,若以音樂來說,不是一個一個音符的表達,而是一支樂隊合奏一首大交響曲。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