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日本少女失蹤奇案

2020-06-30 00:00
網上讀到一則日本奇案,兩名十九歲的少女相約去一家荒廢旅館探險,結果一去不回,二十多年後,竟然重新發現了當日細節。

我跟中環酒友以開心愉快心情享受周五酒聚,大家聽見我新的網絡小說題材,氣氛更加熱烈。「悶足半年,我發覺世界好似停頓了,原來你嘅靈感無停到,真係好嘞。」大家想聽下呢件奇案有乜咁奇。

故事兩位主人翁剛畢業出來工作,其中一位有一部小汽車,年輕人好奇心重又好動,聞說幾十公里之外有家經營不善的溫泉旅館幾年前倒閉了,老闆睇唔開上吊,於是旅館傳出好多怪事。「辰哥,你都幾應景,o依家周圍好多酒店、旅館都唔多掂,大把故事你寫啦。」銀行偉學我飲雞尾酒,神情似乎不錯,唔使講都係美國股有番啲朝氣。「梗係啦,美國準備一萬億美元救市,你話係咪好消息?」咁好消息開香檳啦,仲邊會有人睇唔開呢!係噃,美國總統特朗普有好多酒店,唔通你想去隔離?真係Touch Wood。

張翁態度比較持平,並無特別興奮,可能見慣大場面,佢話︰「咪又係印銀紙。」言下之意,莫非你老人家唔信美利堅強國,你以為特朗普玩「龐茲騙局」?當然,我無出聲,印銀紙無犯法,你信用夠好就得啦,你估好似幾十年前國民黨政府咁搞出「金圓券事件」?

「安仔,金融經濟你識得幾多?」對,大師兄,金融我唔曉,我淨係識條鐵,正因為鐵代表實體工業,我認為美國一味印銀紙係虛擬經濟,家陣美國少數識做條鐵之Tesla汽車都搬去內地同德國生產。「辰哥,美國掟一萬億美元出嚟,真係做條鐵,高鐵呀!」

「係嘞,你講古講到一半,美國印銀紙又關日本奇案乜事?你唔係咁叻,作故仔作到曉轉彎,咁都駁得埋,吓哇!」張翁,無話唔得,因為我作嘅係網絡小說,隨時奇峰突出,之不過,我都係去番日本奇案。話說中途其中一位少女在Call機傳給朋友,話到咗旅館附近的一個小市鎮,此時是深夜十一點。

「講時講,日本女仔咁大膽都有嘅,唔好話有神神怪怪啦,你都要注意安全好噃!」大師兄,如果兩位日本少女放工就返屋企睇電視,或者好似你咁有文化,睇下書,朝早七點就起身,就乜事都無發生,弊在年輕人有好多新奇想法,佢哋嫌主題公園之鬼屋太人工化,要尋求刺激,點解唔去真的鬼屋見識下呢?

銀行偉確係好心情,飲完一杯雞尾酒,再來一杯。「買一送一,歡樂時光嘛。」係噃,我講古講到入晒迷唔記得,知道我都點雞尾酒。「安仔,唔使講都知兩位探險少女一去無回,如是者過咗二十年都搵唔番。」全中,不過,最近日本警察局接到有一男子來電,告知這件差不多已被遺忘案件之線索。警方於是約來電者前來面談。

「咦,真係奇,過咗咁耐先至報案,佢跌咗入黑洞,o依家先返到嚟?」張翁,係都係跌入「蟲洞」,唔會入咗黑洞,你估佢係太空人咩?「安仔,你又玩時空穿越,咁老套。」當然唔係啦,報料人一行三人去警局,話說當日曾在迷糊視線下,好似見到一架黑色小汽車,唔知點解,好似入咗後波咁,打倒褪跌咗落海。

「世侄,呢個故仔無乜邏輯,當日見到意外唔報警,o依家先至報警?」大家聽古唔好駁古先,警方依據三人口供所指的海邊進行打撈,結果真係搵到一架已生鏽破爛之黑色汽車,內有兩副女性遺骸,不過,法醫已無法確定死因。

「咁仲更加唔合理,之前見死不救,之後嚟報警,呢三個人有無嫌疑?如果唔係,就可能係外星人!」大師兄,如果三個人係身有嘢就唔會去警局,這正是案件奇峰突出之處。

原來三人係某公司同事,這一晚他們揸車經過,三個人好似在一剎那目睹那部黑色車墮海,不過,三個人可能已經喺公司開OT開到眼花,所以以為幻覺。「辰哥,你愈講愈唔合理,已經當咗幻覺,又何以今日返嚟報警,唔通兩個少女報夢?」

你聽我講埋先嘞。三個公司同事無幾耐各自到海外工作,所以一直不知報章同電視台有報過呢單案,直到最近三個同事聚舊,其中一個話無意之中睇到最近有乜周刊炒翻起呢件案,因為嗰家荒廢旅居終於要拆卸,於是順帶舊事重提兩少女探旅館失蹤至今無蹤影之舊案。三人如夢初醒去報案,於是揭開這宗奇案之謎底。張翁問︰「你點改寫呢個古仔變網絡小說,乜都講完啦!」啱啱諗緊,下周再話你知。

文:李辰安 圖:路透社
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