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畫廊疫市轉場 貝浩登新天地

2020-07-02 00:00
  一場疫症讓全球的社會經濟活動停頓,也導致當代藝術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拍賣與藝術市場等受挫,藝術空間也被逼轉型或搬遷,以適應這場突襲的風暴。香港近來也出現不少畫廊搬遷的消息,好像貝浩登由中環移至位處尖沙嘴海旁的K11 ATELIER Victoria Dockside,毗鄰海港且以嶄新的空間結構示人,新空間的首個展覽《萬花筒:當代肖像》亦勾勒出當代藝術的風景萬象,折射創作者所關注的主題。作為一家重要的國際畫廊,貝浩登搬遷也意味着為本港藝壇揭開新一頁。
  貝浩登是最早立足香港的海外畫廊之一,於2012年5月在中環開設畫廊,屬亞洲第一個分部。八年間畫廊曾舉辦逾六十次展覽,展出不少重要的國際藝術家作品,如Sophie Calle、JR、加藤泉、村上隆等,在香港奠定重要位置。今年當面對眼前巨大的挑戰,貝浩登選擇進駐嶄新的建築──K11 ATELIER Victoria Dockside,踏進畫廊的新階段。
  事實上,近日也有不同畫廊相繼遷出中環,如漢雅軒(從中環的畢打行遷至葵興的工業區)、馬凌畫廊(從中環至灣仔)等。貝浩登選擇進駐新空間,讓畫廊改頭換面,掌舵貝浩登四家亞洲畫廊的合夥人龍玉和中島悅子解釋,自2018年貝浩登於上海設立亞洲的最大空間時,已開始在香港物色與尋找新的基地。當去年K11 ATELIER Victoria Dockside落成時,她們發現此地標的特色與優勢,因此認為此處是最佳選擇。她們不約而同地表示:「Victoria Dockside具有很強的協同文化和創造力,環境舒適,出入便捷,實在是中環金融區以外的不二之選。連接Victoria Dockside和西九的海濱長廊將成為香港藝術界的腹地,為我們的藝術家提供更多探索和反思的空間。」由此,畫廊便由繁忙的中環遷至寫意閒適的臨海空間。
  全新的貝浩登,除了能在大片的窗戶間透亮出維多利亞港的景致,其空間結構也嶄新而獨特。空間現時分為三個區域──兩個屬於展示作品的空間,另一邊是能給予訪客來賓私隱的沙龍空間。畫廊創辦人艾曼紐.貝浩登認為,「親身體驗藝術並以此與人交流」是畫廊一直對於選址與空間的重要考量,「近年,我們開始在不同畫廊打造更大的沙龍空間,甚至開設了獨立沙龍,旨在創造更多交流的機會。」是故,新的畫廊空間亦設有獨特的沙龍空間,加強畫廊與不同賓客的緊密交流與溝通。
  對於空間結構,龍玉續說:「相比以往,現在的沙龍和展廳面積分配較為平均,各具不同個性,以門廊連接,與舊畫廊推門後便能進入廣闊展廳,被藝術品全方位包圍的感覺截然不同。」她認為,這種全新的間隔安排能提高空間使用的靈活性。藝術家能更輕易地選擇適合他們的空間計畫展覽,減少了空間比例懸殊帶來的問題。「雖然展廳的面積縮小了,但其私密氛圍與畫廊的臨海位置,讓觀者能更全然放鬆地立時感受藝術作品。」
  畫廊步進新的階段,也在展覽策劃上力盡心思。新空間的首個展覽便以肖像為題的群展《萬花筒:當代肖象》來開展,其中精選的十位藝術家來自不同地區、文化和藝術實踐,作品亦新亦舊。龍玉解釋展覽的意念:「我們想藉着新空間開幕的機會,再次讓香港觀眾認識畫廊旗下的藝術家。在社交距離變得至為重要的大環境下,以人為中心的肖像藝術能啟發及給予我們空間去反思自我,重新檢視身分和人文理想的建構。同時,我們計畫未來與藝術家及機構進行更多的合作項目,而畫廊群展會是一個理想的起點。」
  面對當前不穩定的處境,畫廊也自有應對的策略,好像在5月推出的網上展廳,呈現了多個主題展覽,讓觀眾和藏家足不出戶也能欣賞和購買藝術作品。龍玉亦言:「事實上,通過網上欣賞和購買藝術品,尤其是對新進或年輕的藏家來說,已逐漸成為趨勢。當然,親臨畫廊觀展仍然是無可替代的,所以未來我們會繼續雙向發展,為大家提供多元化的藝術體驗。」為貝浩登的未來發展下了亮麗的註腳。

文:蔡倩怡 圖:蔡建新、貝浩登、由藝術家提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