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逆水行舟

2020-06-25 00:00
藝術家的故事看得多了,有時不免惋惜:那些年少時熱烈勇敢的藝術家,去到功成名就的晚年,往往不再追求先鋒與另類,不再挑戰自我,變得溫吞,甚至失去個性。而美國藝術家加斯頓(Philip Guston,1913年至1980年)顯然是個反例。正在美國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舉辦的加斯頓回顧展《此時》(《Now》),以二百三十多件油畫與素描作品,介紹這位知名美國畫家五十年桀驁不馴的創作生涯。 

加斯頓的創作生涯大致分作早、中、晚三個時期。早年,加斯頓熱衷寫實主義,憑藉為美國二戰期間政府公共事業振興署創作的大量壁畫而成名。儘管那些頌揚和平的壁畫為畫家得到名利,卻也加劇了他對於創作的疑慮。他開始厭倦既定主題的創作模式,更渴望自在不拘的表達,而就在這時,他與抽象表現主義相遇。

加斯頓並未花費太多力氣適應抽象世界,甚至很快融入1950年代紐約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圈,與德庫寧和波洛克等一齊探索線條與色彩的張力。可是當1950年代末至1960年代初,當加斯頓的名氣到達頂峰的時候,抽象表現主義在美國也正面對式微的尷尬。這位一輩子都在勇敢探索的美國人顯然不想隨這風格一齊沉寂,而他的選擇也的確讓人咋舌——重回具象世界。連藝評人都在抱怨加斯頓晚年創作曖昧不明的時候,畫家本人卻樂在其中,甚至甘心忍受被質疑,甚或被批評的失落。

知名哲學家阿多諾在討論「晚期風格」時,曾提到有些出色的藝術家的晚年作品,並不像順應時事或迎合市場,而表現出某種粗糲與苦澀的質感。年歲非但沒有磨平他們的稜角,反而讓他們愈發不理俗世目光,更勇敢地表達與發聲。「對於藝術家而言,首要的責任是擁有自由。」在加斯頓看來,創作與思考的自由無可取替,哪怕隻身赴險,哪怕逆水行舟。

文:李夢 圖:美國國家藝廊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