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父親節尊賞名表

2020-06-21 00:00

  父親節送禮表心意,腕表是迎合主題好選擇。於西澳大學生物科學系取得博士學位,又是香港大學金融與風險管理系碩士的葉浩文(Kirk Yip),今年喜獲麟兒,榮升城中型爸新貴。Kirk十年前放棄生物研究的科學夢,投身金融界,這位別具生活品味的金融才俊,同時是專欄作家,活躍於不同媒體,經常受訪分析投資策略,於其初為人父的父親節,由他與大家分享餽贈名表予爸爸的心得,便最適合不過。
  問:筆者  答:葉浩文
  問:被大家稱為型男Daddy,對腕表的要求,以實用還是以個人品味為先?
  答:其實這個年代要閱時根本毋須靠腕表,我本身對很多事物都感興趣,亦認為細節可反映品味。對我來說,腕表不但是凸顯個人品味的物品,工藝精湛或承載故事的腕表,更加可作藝術品看待,甚或具收藏價值。
  問:假設你的小朋友已懂事,又能賺錢,如他要送一枚腕表給你,你會傾向哪種選擇?
  答:作為父親,其實不希望兒子破費買禮物給我,一家人開心、健康才最重要。不過,我覺得男士懂得選購腕表,絕對可表現出個人品味。至於近期,我覺得A. Lange & Söhne(朗格)的Odysseus相當不錯,尤其是它的Sporty-elegant風格,跟我的Lifestyle不謀而合。因為我平日上班、見客戶及演講時,都需要因應場合穿着整齊的西裝,而我亦熱愛運動,每日都會盡量抽空跑步,或者打拳,所以這款優雅運動型腕表非常適合我。
  朗格是擁有過百年歷史的德國名牌,名字A. Lange & Söhne正是A. Lange & Sons的意思,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及兒子都是獨當一面的製表匠。經過歷史洗禮,橫跨數代,品牌對高品質要求始終如一的堅持,以及盡善盡美的製表熱誠,非常打動我。朗格每年只生產數千枚腕表,全部由人手精心打造,貴精不貴多,對每個細節都一絲不苟。以上種種,同時亦是我希望可與兒子分享的一些價值觀。
  問:以你的角度看,怎樣才是一位有型的Daddy?
  答:從我的角度看,足球明星C朗及碧咸就是最有型Daddy,但其實最重要是太太和囝囝覺得我有型,就已經是最有型。
  問:孩子出世後,會否有留給小朋友一些家傳之寶的概念?如有,會是甚麼?另外,可否跟大家分享一下育兒心得?
  答:我想留一枚有紀念價值及收藏價值的腕表給囝囝,所以我已經開始物色一枚跟今年囝囝出世、2020年有關的腕表,待將來他長大後便送給他。
  其實教育及照顧小朋友,最重要是與他們一同成長,不單純是指陪伴他們,而是要嘗試將自己代入他們的年代來思考,以及用我的經驗引領他們成長。或者將來我跟兒子會有代溝,因為始終年紀上有相當差距,但是我會盡量去理解及包容。
  A. Lange & Söhne品牌名稱是創辦人姓名Richard Lange與兒子的組合,即「朗格與兒子」之意。今年Odysseus加入運動元素,包括手工縫製皮革及黑色橡膠整合式表帶,橡膠帶內備有風管設計,表冠上方及下方均設錐形按鈕,分別用於校正星期和日期顯示,並凸顯三層18K白金結構表身的造型,售價$309,000。
  
  

Kirk本身很喜歡A. Lange & Söhne這個品牌,除了欣賞其製表工藝,亦源於其背後的歷史故事。擁有運動因子,同時又活躍於金融界別的Kirk亦提到Odysseus是他近來特別鍾愛的新作。
Kirk本身很喜歡A. Lange & Söhne這個品牌,除了欣賞其製表工藝,亦源於其背後的歷史故事。擁有運動因子,同時又活躍於金融界別的Kirk亦提到Odysseus是他近來特別鍾愛的新作。
Kirk認為朗格每年只生產數千枚腕表,全部經由人手整飾精製,「貴精不貴多」,對每一個細節都一絲不苟。以上種種,都是我希望可以與兒子分享的一些價值。
Kirk認為朗格每年只生產數千枚腕表,全部經由人手整飾精製,「貴精不貴多」,對每一個細節都一絲不苟。以上種種,都是我希望可以與兒子分享的一些價值。

搭載Odysseus專屬的自家L155.1 DATOMATIC機芯,所有零件均經過精心修飾,以及兩次組裝。
搭載Odysseus專屬的自家L155.1 DATOMATIC機芯,所有零件均經過精心修飾,以及兩次組裝。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