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三十秒Selfie

2020-06-18 00:00
  筆者並非自拍達人,身邊倒有不少朋友熱衷Selfie。去到餐廳,相機先吃;去行山觀海,相機先看;親友會面,沒有先美美地Selfie一張,恐怕很難開啟一場愉快傾談……
  日本知名藝術家草間彌生(Yayoi Kusama)顯然明白你我「扮靚」的心思。正在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舉辦的展覽《無限鏡屋》(《Infinity Rooms》),不但展出「波點婆婆」最著名的裝置作品之一,也歡迎觀者進入內設的場景中隨意Selfie。有趣的是,自拍時間限定三十秒,對於追求完美主義的自拍達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要完成「找角度、擺Pose、成像」系列高難動作,不啻為一項小小挑戰。
  藝術家本人倒是給我們不少幫助,令到親歷展場Selfie的觀者,無不讚歎成像效果極好。如今,那小小一間鏡屋儼然成為打卡熱點,哪怕不是當代藝術愛好者,也忍不住好奇入內探看。我想,鏡屋的好,不但在於其承載草間彌生本人的創作理念,還在於其滿足了觀者對外(沉浸式體驗)及對內(以Selfie為主的自我表達)的雙重需求,在藝術與商業之間,找到了一處有趣的平衡。
  有人或許會質疑:難得有機會與一件知名藝術品近距離互動,為何暫且放下手機,靜心享受這數十秒宛若進入「異時空」、在星雲燦爛的銀河中遊走的奇幻之感?我卻覺得,「找角度自拍」與「用心觀看藝術品」這兩件事,在此情此景中並不衝突,甚至互為彼此。當「自拍」成為觀看藝術、完成藝術體驗的一部分,會否在相當程度上縮短了藝術與公眾的距離呢?
  對於在藝術世界門外好奇張望的人們來說,這一張靜心準備的Selfie,是引領他們步入無限鏡屋的通行證,或許,也是引領他們步入無限藝術世界的通行證。

文:李夢 部分圖片:泰特現代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