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速寫 畫家真功夫

2020-06-18 00:00
  看過不少中外展覽,以速寫為題旨,卻甚為少見,《一新時光:香港速寫》讓本地速寫作品濟濟一堂,難得一見矣。「速寫是畫家的畫稿,有如『內衣褲』,赤裸裸的,卻不輕易示人,但你能在速寫作品,看到藝術家的真功夫。」香港美協主席林天行笑着說。
  《一新時光:香港速寫》由一新美術館和香港美協聯合主辦,林天行說,這次是難得機會,讓那麼多本地藝術家的速寫作品聚首一堂,「速寫對一個畫家十分重要,通過速寫,才能了解大自然,以及世界不同事物,還有箇中變化。你躲在室內,無論怎樣想像,都跳不出局限,只有大自然才千變萬化。」今天到過,明天再去,都不一樣,「你要發現當中的美,然後再把美昇華,畫成作品。」
  籌辦《一新時光:香港速寫》之初,向香港美協會員招畫,反應熱鬧,一呼百應,惟空間有限,只能精益求精,於是選出當中四十位,各交三幅,全場合共約一百二十幅速寫作品。「速寫之有趣,在於一百個畫家,對着同一棵樹,有一百種表達方法。」
  這次林天行帶來的三幅作品,為《雲南元陽梯田寫生》系列,寫於去年4月雲南元陽,他久聞元陽梯田是許多攝影師和畫家的取景地,親身體會,果然領略到在其他作品所見的美感,興之所至,便分別在中午、下午和傍晚,一口氣畫了三幅寫生,抹出不一樣的風景和心境。
  「畫第一幅時,如初認識一個人,比較陌生,得花時間了解,弄清梯田上下左右關係,所以畫得比較拘謹。」他以線白描,畫面細緻豐富,「第一眼看見梯田,我想到線,當中的轉折快慢,很像草書。」他最初沒想過連畫三幅,只是畫了第一幅,意猶未盡,也對梯田多了想法,於是把田外有田的深邃,在第二幅表達出來。到了傍晚,經過差不多一天的「溝通」,他對梯田熟絡起來,在第三幅落筆速度更快,筆法豐富,情感澎湃,線條之快慢、濃淡、粗幼、乾濕,隨心所欲,他最後把梯田跟天空連接起來,形成天地合一之景。
  「速寫,最初是藝術家的記錄素材,逐漸演變為獨立的藝術形式。」從藍田到石硤尾工作室的車程,是侯紹政的速寫時光,一上港鐵,他便拿出紙和筆,寫寫畫畫,「人人都看手機,我就看人,捕捉他們的神態。」他先以鋼筆起稿,幾分鐘速成,「回到工作室,加幾筆墨。」現為香港美協理事及理論宣傳委員會副主任,也為這次展覽策展的侯紹政,展出《人物動態速寫》系列,跟林天行的寫景不同,他以人物為主體,有的戴口罩推行李喼,有的頂着大肚腩滑手機,「畫的對象,都不知道我正在畫他們呢!」
  香港美協常務副主席熊海,覺得寫生甚至可以改變一個畫家的風格,他曾在華山住了八天,於南方長大的他,從沒見過山勢如此險峻,畫家當然不放過眼前景,他天天寫生,猶如武俠小說主角,得到奇遇,閉關潛修,悟出獨門武藝似的,下山後,真的令他的畫風作出一大改變,更上一層樓,「畫家或從寫生演變出獨特的個人風格。」
  熊海至今仍寫生不斷,認為只看照片,跟涉足真山真水不能相比擬,最愛4月、5月霧起時出外寫生,因為霧景令他想像無窮,又稱東平洲岩石皴紋之奇,可堪絕景,而他每幅寫生皆即場一氣呵成,「回頭再寫,沒了感覺。」每幀新景也是奇遇,譬如他從沒到過的鶴嘴,今年初次踏足,頓覺環境清幽,耳目一新,便揮筆寫生,半小時完成,岩石有紅有黑,《香港鶴嘴》也紅黑相襯,「我用中國畫的寫意方法作畫,先以硃砂勾出岩石結構,再用潑墨破紅。」熊海另一幅展出作品、同於今年作畫的《香港三家村》,也搖意筆,勾勒建築輪廓,流水如草書,快意蕩漾。《青海七彩丹霞》則全以硃砂落筆,讓全畫染出濃淡不一的硃砂紅,山脈雲霧樹影,繪影繪聲。
  疫情籠罩的香港難免憂鬱,如要選一個香港風景寫生,抒發胸臆,他的答案是獅子山,「獅子山精神最代表香港。太平山下的風景,也具代表性。」願看到熊海速寫的獅子山之日,陰霾盡退去。

《一新時光:香港速寫》
日期:即日(6月18日)至8月22日(六)
時間:星期二至六/10:00am至5:00pm
地點:一新美術館
   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
網頁:www.sunmuseum.org.hk

文:黃子翔 圖:陳鐵剛、一新美術館、藝術家提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