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鮮浪潮》展映創作精神

2020-06-11 00:00
  有說香港電影風光不再,漸入黃昏之景?近年不少年輕創作者的新作便帶來驚喜,為電影業界注入能量。多年來成為電影業搖籃的《鮮浪潮國際短片節》(下稱《鮮浪潮》),一方面以比賽形式推動本地創作,培育人才,讓年輕創作者獲得關注,另一方面引介世界各地的優秀作品,開闊本地創作者及觀眾視野。今年迎來第十四屆的《鮮浪潮》,在瀰漫疫情陰霾的時代中,仍扮演重要角色,發揮標誌性的作用,也為本地電影業界撥開濃重的雲霧。
  每年的《鮮浪潮》不乏讓觀者驚喜之作,成為創作者走進電影工業的重要門檻。好像曾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導演之一的歐文傑便曾以《聖誕禮物》在2007年獲得《鮮浪潮》大獎及最佳電影,藉此入行。對於年輕創作者而言,其創作意念如何能實踐、作品如何被看見,大抵是最大的難題。《鮮浪潮》所設的本地競賽單元,屬香港少數的短片比賽(另一例子是《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且為入圍的本地作品提供十萬元作製作成本,因此成為不少年輕創作者小試牛刀的機會。
  每年的《鮮浪潮》作品題材與形態均跨越不同類型,足見年輕世代所關心的議題及世界觀繁複多樣。《鮮浪潮》副主席舒琪亦言,今年的本地競賽作品依舊題材豐富,更出現一些較為鮮見的類型與拍攝方法。好像他提到由黃嘉祺執導的《野小子》,遠赴甘肅蘭州拍攝,題材涉及駱駝與小孩,對年輕創作者而言十分具挑戰性。另外,他提到本屆亦有作品涉獵情欲與性本能的題材(由陳珏旭執導的《慾河》,作品更被列為三級),同類題材較少出現於過往的本地競賽中。
  《鮮浪潮》作為多年來支援年輕創作者的角色,舒琪坦言,能做的有限。「《鮮浪潮》提供了一個平台支援年輕創作者,但後續的發展便需要視乎參賽者自身。不過我們仍堅守創作上自由的宗旨,提供自由度予創作者對題材的選擇與拍攝方法等。」他提到,《鮮浪潮》並不會限制創作的選題與手法,但仍會關心創作者如何實踐拍攝。好像《野小子》以十萬元的成本遠赴甘肅蘭州拍攝,猶幸最終作品順利完成。
  本地競賽另一為年輕創作者提供支援的方法,是邀請電影業界人士作評審團,給予參賽者專業的意見。舒琪提到邀請評審團時主要有兩大考量。「第一是我們希望評審的成員以本地為主,再加上海外的成員。過往也有來自不同地區的評審,不過近年不少參賽作品的題材也圍繞香港社會,海外評審或許對本地的題材並未十分了解,理解也會出現落差,因此我們希望以本地評審為主,或來自台灣與內地。去年也有一位來自法國的評審,不過由於其懂中文,因此問題不大。另一考慮是希望評審皆熟悉製作,不管是創作者或學術界等。」今年的本地競賽總評審團分別是台灣演員黃河、香港製片人廖鳳平、本地美術指導文念中、內地製片人耐安與台灣紀錄片導演沈可尚,多元的組成能給予年輕創作者更廣闊的視野。
  除了本地競賽部分,《鮮浪潮》亦由去年起增設新銳導演的專輯,播放不同地區導演拍攝的短片。「本屆我們選取了台灣的林亞佑導演與馬來西亞的梁秀紅導演。這些新銳導演或許尚未拍攝長片,或者是希望能繼續拍攝短片,此類創作模式在香港較為少見。」
  過去的開幕電影曾放映如田壯壯與李滄東等著名導演的作品,不過,舒琪希望能讓年輕觀眾產生更大的共鳴感,因此本年的開幕電影選取了真利子哲也的新作《男人真命苦》,並放映其過去的短片與長片作品。真利子哲也風格強烈,且以低成本拍攝,可供本地年輕創作者參考。
  舒琪直言,《鮮浪潮》的票房亦受疫情影響,加上海外導演無法來港交流,對節目造成一定的打擊。「但我們早在數月前已堅持如期舉行,克服困難與限制。例如真利子哲也已答應在短片節後再來港交流。」在疫情下,創作精神為黑暗點亮光芒。

文:蔡倩怡 圖:《鮮浪潮》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