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你是我的眼

2020-05-21 00:00

羅馬尼亞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布羅納(Victor Brauner,1903年至1966年),在1938年的一次事故中失去了一隻眼。從那以後,眼睛成為頻繁出現在他畫作中的意象。畫中眼睛總是睜開的,好奇探看周遭世界,儘管那世界中的風景奇詭多變,每每讓人捉摸不定。

法國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正在舉辦布羅納個展,重溫這位猶太畫家在巴黎的起伏人生。像很多超現實主義藝術家一樣,巴黎對於布羅納創作及人生的影響不言而喻。青年時代,他離開故鄉羅馬尼亞,前往藝術之都巴黎,在那裏結識雕塑家布朗庫西、賈科梅蒂及畫家唐居伊等藝術同道,在超現實主義擁護者熱衷描畫的夢境中潛游,尋找暢快表達自我的方法。

不過,布羅納的身分終究是尷尬的。身為猶太人,在二戰期間的異鄉居住,經歷納粹入侵,終究逃不開被驅逐與被攻訐的命運。不得已,布羅納離開巴黎,前往法國鄉郊躲避災禍,直到晚年才重回此城。創作之於布羅納,並非追逐名利的工具,也不是博取同情的方法,而是面對動盪世事時內心世界的袒露。誠如他本人所言:「我創作的每一幅畫作,都是我內心深處不安的映照。」

布羅納並非極富原創性的那一類藝術家。從他那些古怪又不乏童趣的作品中,我們見到米羅的意象,見到保羅克利的構圖,也見到畢加索等人的立體主義風格。他在二戰之後創作的《文明的前奏》,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畫作用色溫暖明亮,畫中形態各異、生動可愛的人與物件被包裹在一隻母牛的腹中,象徵希望的再建與重生。

布羅納一輩子只做畫畫這一件事,並且樂在其中。他的墓碑上,只刻着一句話:「畫畫是生命,真實的生命,我的生命。」

命運捉弄,偷走了布羅納的一隻眼;藝術慷慨,為他補全光明。

文:李夢 部分圖片: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閉上雙眼,終於看見

2020-01-16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