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疫境自強,藝術Reboot!

2020-05-21 00:00

  本地疫情漸露曙光,藝文活動重新出發之際,回望這段自我隔離日子,確實感慨良多,值得欣慰的是藝術家的創作並無因此停步,反而更投入,調整心情,為下一步香港藝壇Reboot作好準備!
  近日獲非牟利藝術團體「Art Power HK」邀請主持網上座談會,參加的香港傑出藝術家,包括岩彩及版畫家鍾大富、書法藝術家徐沛之、「悉式創作」的黃家銓和水墨畫家賴筠婷。事隔多月老友相見,雖然只是通過手機屏幕,但也相當興奮。談起疫情外出自肅期間,大家難免有點無奈,不過創作沒有停止,而且被逼休息也不無好處,可以休息之餘,也多了時間陪伴家人。
  鍾大富老師笑說自己本來就有點自閉,所以不覺得有太大影響,而且多了時間完成了一些積壓已久的工作:「我一直想將武夷山採集回來的顏色土壤研磨成顏色粉,但總抽不出時間,剛好這段日子外出少了,終於完成了一半,是疫情的意外得益。唯一耿耿於懷的是,本來邀請了武夷山學院的老師來港,講解顏色土壤的使用方式,可惜取消了,希望下學年開學後能成行。」身為兩個小朋友的母親,賴筠婷也表示多了時間陪伴家人是最大的收穫。徐沛之則說十多年沒有放大假,就在這段日子好好的休息,沉澱一下,整理自己的創作。
  幾乎百分之九十的藝術博覽和展覽都停擺期間,黃家銓與另外幾位香港藝術家迎難而上,完成了一個以風水和藝術的關係為主題的聯展《Connectere Art Show》,黃家銓態度十分正面,表示經驗難得:「籌備和展覽正值疫情期間,很多事情都受限制,只能根據情況安排,例如在限聚令下開幕和閉幕儀式都取消了,參觀人數也受影響,不過也讓我們更積極利用網絡和科技。在實體展覽不可行時,利用虛擬實境或其他技術將展覽記錄存檔,可以延長展覽期。疫情當然影響了心情,不過我選擇正面看待,剛好這次展覽主題是風水,有很多有趣正面的題材故事。」
  藝文活動停頓,藝術家少了參展機會固然是損失,但更大的損失是來自停學的安排。香港不少藝術家都是邊創作邊教學,是部分甚至主要收入來源,停課令下,某些科目轉在網上進行,但徐沛之認為效果並不理想,而一些無法以網絡取代的,就只能完全停頓,賴筠婷就表示過去幾個月收入是零!對需要自己負擔畫室成本的藝術家來說,情況更是嚴峻。在中文大學任教的鍾大富老師,對今年藝術畢業生的狀況尤為關心:「大學工作室不開放,版畫學生無法做功課,以版畫作為畢業作品的學生,唯有另租地方,對一個學生,兩千元的額外租金是很多的,我很希望能夠為他們爭取到一些場地補助。」
  談到政府在抗疫期間對藝術工作者的資助,大家都有點泄氣,黃家銓表示會改變方式,以更適合政府資助規則的方法嘗試,徐沛之就直言「放棄了」!的確,香港視覺藝術家和有關行業,例如活動籌辦、推廣、布展等等,得到政府關注和資助的,實在少之又少,各人都表示只能靠自己,作好本分,不作多想。然而面對疫情不穩定、全球經濟放緩,很多畫廊經營環境極為艱辛,未來是否有能力繼續參加大型博覽會還是未知之數,環環相扣之下,對藝術家影響很大,在市場方面本來已經是很被動的藝術家,未來道路更為艱辛,政府必須正視,提供援助。
  鍾大富老師建議政府在重開不久的香港藝術館主辦本地藝術家聯展,並以購藏方式買入部分展品。賴筠婷表示贊同,作品主題方面可以聚焦過去半年香港藝術家的創作歷程,同時是這段期間香港經歷的記錄。不過徐沛之指出,其實購藏一直都有,如果真的要幫助藝術家,政府必須更積極:「除了增加數量,更加重要是不能只集中在某幾位頂級藝術家,要更全面,這也是記錄香港藝術發展的一種方式,而且希望政府能簡化程序。」
  一場疫情,打亂了大家的生活,慶幸的是,與四位藝術家聊天後覺得大家對創作依然積極,並能夠善用這段期間沉澱,享受與家人相處的時光,繼續做好自己的工作,甚至加入一點點的黑色幽默,像徐沛之毛筆下保持社交距離的螞蟻和黃家銓的風水Emoji,抒發感情。無論是創作或是教學,他們的工作對香港藝術文化發展有極大貢獻,他們對藝術的專注和熱情值得我們尊重。香港政府對視覺藝術家及同業的困境不能坐視不理,繼續以一些僵化的官僚態度處之。期望看到政府能主動以實際行動,扶助本地視覺藝術界渡過難關!

文:蘇媛 圖:由藝術家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閉上雙眼,終於看見

2020-01-16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