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三十周年展 當代藝術續章

2020-05-14 00:00
  疫情稍為緩和,香港藝術界亦蠢蠢欲動,逐漸舉辦不同類型的展覽與活動。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於成立三十周年之際,最近舉辦了《續章:香港當代藝術展》,以不同藝術家的創作,攤開對香港的複雜情緒與記憶,猶如展示這座城市的斑駁痕迹。不同世代的藝術家有不同的關注與想像,但他們均以聲音、影像、光影、身體等微小且深刻的媒介,刻下各種印記,讓觀者從不同的入口,走進變幻無窮的香港,折射繁雜豐盛的模樣。
  早於1956年由約翰.洛克菲勒三世在紐約創立的亞洲協會,以非牟利形式作教育平台,並在亞洲各地區設立不同中心。香港中心在1990年成立,及至2012年方在前英軍建築群的古迹正式啟用。三十年來,亞洲協會香港中心一直擔任文化藝術與歷史推廣及教育的角色,也舉辦廣泛多元的活動。當走進中心,陽光穿過茂密的樹林,照得滿地花白。另一邊則能遠眺商廈林立的城市景觀,展現香港光亮的一面。當走至盡頭,是由前英軍軍火庫改建活化而成的麥禮賢夫人藝術館,駁雜的磚牆與火炮等遺迹,盛載了厚實的歷史感,也為藝術展覽提供了別致的空間。
  三十年悠悠,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見證了香港的成長與變遷。最近在藝術館內舉辦的《續章:香港當代藝術展》,正正以藝術來述說香港不一樣、紛雜的故事。策展人Doris Cheung分享,是次展覽所選的「本地」藝術家類別很廣闊,好像出生於廣東的莊偉與武雨濛,前者現活躍於香港與柏林,後者在香港接受教育,現移居紐約。另一位藝術家覃小詩亦生於廣州,現活躍於香港。藝術家的各種經歷與身分,塑造了他們對香港不同的觀察與想像。Doris談到展覽的緣起,正正希望能嘗試擴展對「本地藝術家」的定義與邊界。「另一方面,這次展覽所選擇的藝術家大多是研究式創作。他們藉着探索研究問題獲得創作元素,並以藝術創作來作批判性思考,回應這座城市的集體歷史與生活記憶。」
  從展覽中,我們能看見藝術家以研究與創作展示思考的厚度與寬度,也能照見香港的歷史脈絡。好像梁志和由2017年起創作至今的《日誌系列》,亦是他從歷史檔案中勾勒出香港「六七暴動」的另一種想像。「我在1968年出生,因此『六七暴動』對我而言是揮之不去的歷史印記。」他憶述,成長中經常聽見對「六七暴動」的不同報道,讓他對這一頁的香港歷史更感興趣。因此,他展開龐大的計畫──重新挖掘與閱讀當年的舊報。「當時的報章大部分都集中在『六七暴動』事件上,而我總關注平素無人關注部分,好像當時發生的各類暴力事件,如家庭衝突與幫派打鬥等,這些日常事件是確切地發生在同一時空裏。」
  歷史的微枝末節,往往能梳理出另一線索。梁志和在當下時空,逐一重返暴力事件的地點,並拍下天空日常的黑白照片。他謂,這種方式更像他閱讀報章的筆記,並抽空了具體的歷史事件與意義,讓觀者無法辨清這「平行時空」,也是對歷史的不同詮釋。他說到,作品更延伸至錄像《我的混亂日記》(2020年)及音頻《五十年》(2020年),能以影像與聲音形式探索歷史的另一面向。觀者更可戴上耳筒,聽着《五十年》中的旁述,遊走展覽所在的歷史空間。梁志和亦言,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歷史空間,正合適讓觀者一邊聽着《五十年》,一邊遊歷,猶如親臨數十年前的場景。
  展覽中亦見不同藝術家對歷史與記憶挖掘與探索,好像本地新生代藝術家陸浩明,素來喜歡探索物料的轉化與應用。在展覽中展示了他的《迴聲和唱:伸展》(2020年),正是他嘗試混合各類物料(如水、碳和銅),來回應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所位處的前軍火庫遺址。較資深的藝術家黃志恆也創作出《檢查窗口》(2020年),亦同是以展覽所在地的歷史場域與空間來作參考,重現士兵檢查火藥庫的照明廊通道。展覽亦延展至電影院,將放映武雨濛的《未完成的歸途》,以十六毫米菲林拍攝的影片,重演發生在2000年的庾文翰失蹤案,虛實交錯的影像再現,藝術家也同樣嘗試展示閱讀香港歷史另類線索的可能。

《續章:香港當代藝術展》
日期:即日(5月14日)至9月27日(日)
時間:星期二至日/11:00am至6:00pm
地點:金鐘正義道9號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網頁:asiasociety.org

文:蔡倩怡 圖:蔡建新、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