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叢林法則 逆轉勝——從符致逸看歌手應變術

2020-04-24 00:00

  適者生存,向來是大自然規律,放諸樂壇,道理一樣,面對種種問題,歌手適時而變,才是面對現實的生存之道!  2000年以降,樂壇、唱片工業生態丕變,諸如歌迷的聽歌與消費模式、唱片公司與歌手面對實體專輯如插水式下滑的創作與經營對策等,令唱片工業欠缺前景,身為歌手,縱有滿腔熱誠,為了現實,也得適時而變,作出調整,不管大牌新人,轉換演藝跑道,靜候發片機會的比比皆是,更多是退下火線,轉換新工作,不欲磨蹭拖拉,浪費時間。
  這陣子,得知關淑怡跟唱片公司約滿了、二人女子組合Robynn & Kendy也宣布休團獨立發展,還有於去年12月約滿的符致逸。
  約滿後,符致逸衡量得失,選擇回到職場,重過白天工作,閒時寫歌的生活方式。他的毅然決定,讓我想起了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許多歌手,不管是紅透半邊天的大牌,抑或懷抱雄心壯志勇闖樂壇的新生代,在時不我與,又或感到發展停滯不前,因而選擇退出,另謀去路。
  首先讓我想到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紅透本地樂壇,以溫暖醇厚歌聲打動人心的關正傑。擁有高學歷、身為建築師的他,起初以「兼職」身分加入樂壇,是少有於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唱遍無線、麗的及佳視三家電視台劇集主題曲的歌手,寶麗金年代是他歌唱事業高峰期,唱過不少膾炙人口歌曲,惟後來轉投新公司,人氣與唱片銷量開始下滑,繼而面對時代、樂壇潮流和媒體改變,加上後浪湧至,最終決定急流勇退,於上世紀九十年代頭,舉家移民美國,不曾復出,因而被稱「隱世歌神」,其經典作品無數,傳唱至今。
  縱觀這些年來本地或華語樂壇歌手的發展,許多大牌或資深唱將,面對發片周期愈拉愈長的低迷景氣,他們可沒有閒着,所謂路不轉人轉,他們轉而把歌唱重心放在其他演藝範疇上,本地歌神張學友,近年專注世界巡迴演唱會,與歌迷會面;台灣實力唱將林志炫、彭佳慧和庾澄慶等一班實力派歌手相繼轉戰內地市場,有參與比賽,亦有出任導師,都能找到生機,保持人氣與收入、提升個人能量,甚至乘勢推出新專輯,再戰唱片市場。 
  在過往訪問過的歌手、組合中,眼見很多新人縱有實力,但在發展未如理想下最後選擇退出,轉行後反而創出一番事業。2002年由陳鳳、區永權和徐繼宗組成的星盒子從台回港,推出第二張專輯《15:23》,惟叫好未叫座,最後組合解散了。年輕追逐的音樂夢不成,歲月無情,三人只能各奔前程。區永權轉戰電視台,今天已是知名的司儀和節目主持;徐繼宗退守幕後專心寫歌,繼續他的音樂理想,作品深獲歌手歡迎;陳鳳曾單飛發展,後淡出樂壇,轉當上班一族,開設公關公司,2014年以玩票性質推出天碟。對於當年星盒子解散,陳鳳感受益深,「人到了不同階段,就得面對現實,反正不感失望,管你願不願意,到底要吃飯嘛!」
  最近一個例子,就是唱作歌手符致逸,為了當全職歌手,不惜押下重注,辭掉高薪厚職,於2016年簽約環球唱片,去年4月推出完《The Night Begins》專輯後,年底約滿。今年,他重回職場,又再過着白天上班、餘暇寫歌的生活。看似回到原點,但他聲言心境已不一樣,自言沒有經過四年全職歌手的體驗,他不會知道自己去到哪一個位置。
  總結四年全職的幕前生涯,藉着與團隊磨合、打拼,意見不同時學會協調尊重,放下自我執着,尤其是2018年至2019年間遇上創作瓶頸,心情低迷,製作人Jim Lee直指他的作品,既想寫忠於自己的東西,但又貪心地摻進商業元素,結果兩面不討好,這年來的困局,又讓他有了新的體會。面對事情時,他學習聆聽內心聲音,若那聲音能帶來快樂的話,他便覺得做起事來會更加順利。
  今年,他重回職場,幸運地加入一家與自己理念相同、充滿活力的公司,他希望能將二十年的Marketing經驗,結合媒體、藝術和音樂等多元文化,締造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機會。寫歌方面,仍是音樂人Jim Lee版權公司旗下創作人的他,重質不重量,不會為寫而寫,Jim Lee的體諒亦讓他得以享受自由創作的空間。
  條件優渥、熱愛音樂的符致逸,適時而變,往後只要有機會他仍是會出碟,因為那標誌着每個階段創作的總結,他更想到把自己的作品放到網絡平台上,任由大家點擊收聽。他,深信人生與音樂有着無限可能性,等待大家去發掘和開創。
  叢林法則,再艱險,都有逆轉勝的時候。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