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你敢承認看不懂里希特嗎?

2020-03-19 00:00
德國著名藝術家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大半生經歷可謂傳奇:他是拍賣價最高的在世畫家;他經歷二戰磨折後成為戰後歐洲最知名的藝術家之一;他扔進垃圾桶的手稿曾被雅賊竊得,謊稱是藝術家本人所贈並送上拍場;他獲委約眾多,卻從不為金錢創作……

今年八十八歲的里希特,時隔多年再次於美國舉辦大型回顧展,在大都會博物館(Met Museum)展出一百餘件作品。此次展覽的策展人着實不易,不止因為展品橫跨年代久長,還因為他的作品駁雜多元,媒材與主題相去甚遠,脈絡與流變極難梳理。通常,我們講起某位藝術家及其風格,腦中總會浮現若干關鍵詞,例如畢沙羅與印象派、塞尚與蘋果、安迪華荷與金寶湯罐頭,但當我們談論里希特,我們總是找不到足以涵括其數十年創作變遷的關鍵詞。這位低調又不乏神秘感的藝術家太多變,他抗拒符號化,不願被定義,渴望隨心自在地創作。

如果我要帶一位不了解當代藝術的觀眾欣賞展覽,我可能會帶他去看波洛克的滴畫,或是凱斯.哈林的塗鴉,絕不會冒險嘗試為他解釋里希特的創作。偷偷告訴你原因:因為我根本看不懂他的畫!我見過不少里希特那些糅雜繪畫與攝影技巧的作品,知道他用模糊的黑白影像處理二戰時期的童年及家族記憶,但每每站在那些構圖與內容千差萬別的作品前,我總會迷失:有時,我感覺抽象表現主義向我招手;有時,拉圖爾式的燭光又將我帶入四百多年前的巴洛克藝術,還有些時候,自稱超現實主義的他,卻用極其日常的筆法創作。他明明是最自我為中心、最個性張揚的那類藝術家,卻偏偏喜歡將「我一無所有」掛在嘴邊……

里希特的「心口不一」,愈發增加了我們觀看並解釋他作品的難度。人們總喜歡關注那些飄忽的、捉摸不定的物事,就像我,明明看不懂這位德國藝術家的創作,卻總忍不住想知道他今次又有甚麼新玩法。

好奇心作怪吧,但好奇心不正是藝術世界中重要的推動力嗎?

文:李夢 圖:大都會博物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