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抗疫行山遺垃圾——義工團清徑保美景

2020-03-09 00:00

  古時有桓景舉家登高避瘟疫,今日有民眾行山避新型肺炎。行山者多,遺留的垃圾(包括口罩)亦多,本地義工團體「清徑先鋒」,約四年前已舉辦收集山徑垃圾活動,創辦人李正(Terry)身體力行,帶領義工上山執垃圾,藉以保護山頭美景,更重要是鼓勵其他行山愛好者,一同為愛護大自然出一分力!
  行山抗疫,的確有益身心,然而,有人藉此舒緩壓力之餘,亦將口罩和垃圾留下,隨便棄置於山頭,破壞大自然生態。熱愛山野的Terry,早於八年前已開始和好友邊行山邊執垃圾,親力親為保護大自然,但後來發覺單靠三至五個人的力量並不足夠,於是在2016年5月成立義工團體「清徑先鋒」,希望凝聚更多志同道合人士,協力清理本地各山徑及郊遊地點的垃圾。Terry表示,據他觀察,自新型肺炎疫情在港蔓延以來,幾乎每次行山都執到被棄置的口罩,廢棄紙巾也明顯增多,尤其是一些熱門的行山路線。「通常在山徑入口或起點附近位置,遊人可能感覺空氣清新,毋須再戴口罩,就會脫下丟掉。又或者去到風景優美的景點時,也會脫下口罩拍照而忘記將它拿走。」他建議:「最好所有垃圾都自己帶走,注意環境衞生,特別是用完的口罩,最好按照專家講法,摺好再包裹後帶走棄掉!」
  義工隊現時定期每周舉辦兩次「清徑活動」(逢周日及周二),每次約有三十人參加,帶備手套、垃圾夾和可重用膠袋上山,邊行山邊執垃圾。每次活動盡量不會重複路線,一般都是十公里內的路段,「因為一路行一路執垃圾,比正常速度慢一倍以上,而且會選擇行走風景優美的地方,始終我們不光是來執垃圾,同時也想欣賞大自然。」
  Terry續指,活動初期由他和另一位拍檔負責帶隊,但其後愈來愈多義工參與,於是邀請了具領導才能的資深山友擔任隊長,分擔帶隊工作。二十四歲的Wilson,一年多前加入了「清徑先鋒」,其後上了約一個月的訓練班,包括四節理論課和兩節山上實習,經考核後成為「清徑」隊長,「每次活動通常有兩至三名隊長,負責事前規劃路線、探路,評估山徑的難度,再與參加者講解須注意的地方。」隊長主要位處隊頭及中間位置,瞻前顧後,並隨身攜帶急救包和爬山繩,以備不時之需。
  另一位年屆七十的隊長Steve表示:「垃圾被遺留在山上好難分解,而在這疫情下,明白大家要戴口罩,但在山上亂掉,等於散播細菌!」他續說,應該用袋收好自己的口罩,下山後戴回或扔進垃圾桶,「那麼輕的東西,沒理由帶不走吧!」
  訪問當天,大隊剛完成了「清徑大棠」活動,經清境台觀千島湖,至掃管笏村為終點,共拾獲四十二公斤垃圾及十八個口罩,他們每次活動都會作記錄,有次更收回一百六十公斤垃圾,數字十分驚人!「通常熱門路段都會有垃圾,例如將軍澳魔鬼山、城門水塘、青衣郊遊徑等,大多是一些難度不高且近民居的郊遊徑。」在山上拾獲的垃圾主要有三類,除遊人遺下的鋁罐、膠樽、煙包和紙巾外,記者還看見他們有其他「收穫」,就是白色大膠筒!Terry指,部分是與工程有關,「在鄉郊,不時會進行山坡、引水道或山徑維修,如果維修工人的保護郊野意識不足,工程完成後便留下不少垃圾,包括工程用剩的物料,以及工人用餐後棄置的啤酒罐、汽水罐、飯盒等,或者休息時所搭建帳篷或地蓆,工程完成後沒帶走。」
  至於第三類垃圾,則令Terry感到非常慨歎,「以前在休憩地方或觀景亭會設有垃圾桶,清潔工將垃圾放入大膠袋抬落山,但我們不時發現山坡上有裝滿垃圾的黑膠袋,由過往積存到現在,有些已陷入泥土內,沒辦法清理!」他認為只要每個人都做好本分,一個影響另一個,就能好好保護大自然美景。
  大家如想盡一分力,除了參加「清徑先鋒」,亦有其他團體不時舉辦清潔郊區和海灘的活動,例如綠色力量的「行山×執垃圾」行動,參加者須背上清潔籃子,於郊野路徑執拾垃圾,在導師帶領下又可沿途認識生物、環境和地質。此外,亦可通過流動郊野及海岸清潔主題的應用程式《山‧灘拯救隊》,獲取全港清潔活動資訊,參與甚至招募App內同路人,一齊保護大自然!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