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啟蟄將至——妙談日本節氣曆法

2020-03-03 00:00
  日子艱難日日過,說着說着,又快到一年一度「驚蟄」(3月5日),是為二十四節氣的第三個,不過,去日本當返自己鄉下的香港人,你知不知道,日本叫這個節氣做「啟蟄」?
  我好似聽到你講話︰「係囉,係囉,日本有好多嘢好似我哋,不過,人地高雅同埋準確啲,用個『啟』字既達意又好聽,我哋用個『驚』字,無解嘅!」我想同你講,出於漢朝,中國現存最早的農業曆法科學文獻《夏小正》,是用「啟蟄」,意為蟄蟲開始活動,不過,現在只有日本如此執着仍用我漢正字。不但如此,周朝所定的一年二十四節氣共七十二候季節氣候變化規律,日本人今天跟我們同樣應用。
  今時今日大家都是坐港鐵返工,不是睇天做人,毋須依曆法耕田插秧,不過,節氣依然可作參考,大家古為今用,感受、享受四季變化情趣之餘,還可以順節氣開運。
  《日本歲時記:順隨節氣的開運七十二候》是日本人編寫,美術設計和插圖「一級棒」,難得的是編輯工夫高明,美觀悅目之餘,不失實用易讀功能,原本我以為好悶、好難明之曆法古籍,一下子變成生活情趣指南。全書以四季劃分為四大Section,每季用一首詩歌為開頁引子,這個春季用的是日本平安時代(時約為中國唐朝)和歌名家紀友則之作《折梅贈思人》︰「獨有君一人,折枝還為誰見,春日梅花,其色其香幾絢爛,不遇百樂不遇知。」何解我特別引用詩句,不是忽然雅興,而是日本漢學水平最近大出風頭,送贈武漢援助物資貼上「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詩句,令國人為之驚艷,所以順帶與大家欣賞一下日本詩歌。
  關於夏天的詩,看來也很美,來自平安時代末的西行法師(時約為中國宋朝)的《山家集》︰「兩手相攜,寂涼身影,戀慕乎,宿於清水的,夏夜之月。」我的解讀是夏天拍拖的清涼感覺,至於是否作者原意,不得而知,因為同是漢字,和歌句子始終有異國風味,境界和意象也與我們不同。同一道理,從中國傳入日本的二十四節氣與七十二候曆法,經過日本逾千年的本土化發展之後,已經出現與中國原著不同的版本。江戶時代(十七世紀)日本曆法學者涉川春海,配合日本風土編列出「本朝七十二候」,經過數度修訂,日本的七十二候已和最初的中國版本「有着天壤之別了」。有甚麼分別?書中資料顯示︰「涉川春海發現中國與日本的時差問題,進而編列出日本首創的專屬曆法『貞享曆』,並於1684年正式採用。」
  儘管這是日本的節氣曆法,對於我們依然適用,據我所知,朋友圈中放多過三天假者都會去日本,日本是好多香港人第二個家,雖然不至於住日本多過住香港,但已經有足夠實用價值,尤其是放假放到自己以為不是香港人,以為自己是日本人的香港人,本書是你必購名單之列。
  講多無謂,講番大家最關心將至之「啟蟄」,3月5日至10日為「初候」(五日為候,三候為氣,六氣為時,四時為歲)名「蟄蟲啟戶」,天地之氣告知昆蟲春天到了。「遠古時候,人們相信所有的自然現象皆因無形的能量,也就是天地之氣所引起。」節氣好像一個校好時間的鬧鐘,鐘聲一響,冬眠蟄伏的眾多生物,立刻甦醒,「從地底爬出沐浴在陽光底下。在氣溫逐漸上升的晴朗日子裏,感受着生物的生命力,用身體吸取陽光能量,可使人奮發向上,朝着夢想的目標努力前進。」
  講開又講,香港這大半年好似發咗場夢咁,好多人好似仲未醒,「初候」最啱大家叫這一句勵志口號︰「醒下啦,香港人!」嗱,瞓醒覺之後,努力工作,唔係呢個夏天點去日本參觀東京奧運?
  3月10日至15日為「中候」,名「桃始笑」。桃樹自古在中國視為具有祛除邪氣的能力。《三國誌》中的劉、關、張正是在桃園三結義,「因此此期間可與親朋戚友外出培養感情,用心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明白了,團結可以祛邪,大家不妨考慮趁此良辰吉日,大家握握手做好朋友,天下太平。
  3月16日至20日為「末候」,名「菜蟲化蝶」,日本人把心願寫在紙上,再置於枕頭,如果夢到天使仙女,代表好運將至。如此習俗,乜你唔知咩?咁你又話鄉下喺日本,乜你原來認親認戚咋?
  後記︰忘記疫情,少憂慮,好快又可以去日本啦!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