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深林人不知

2020-01-30 00:00

唐代詩人王維,尤其擅長摹寫山水景致。每每讀他的兩句詩「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總讓我想到加拿大女畫家艾米麗.卡爾(Emily Carr,1871年至1945年)的畫作。艾米麗常以森林入畫,畫中林深,每每予人奇詭之感,個中緣由,不但因她在加拿大西部幽居時常在林中少人處漫遊,亦因為她借森林神秘奇景,映照自己孤寂卻渴望被人探看的內心世界。 

艾米麗.卡爾摹寫森林的一眾畫作,正在溫哥華美術館(Vancouver Art Gallery)展出,取名《狂喜、節奏與生命之樹》(《Rapture, Rhythm And The Tree of Life》),其中「狂喜」一詞,正應和艾米麗遊學歐洲時習得的後印象派及野獸派風格。她在不惑之年仍有勇氣離鄉,往二十世紀初的絢爛巴黎,在那裏見到梵高和馬蒂斯等人創作,深感色彩之力量,不但為呈現眼前所見之景,亦可當做直白表意及抒情途徑。

自巴黎學成回鄉,心懷理想的艾米麗卻未能得到同鄉的鼓勵與支持——在保守畫風盛行的年代,她特立獨行的性情以及力求創新的畫風,都是不為人喜的另類。艾米麗於是隱居幽靜林畔,兩耳不聞窗外事,創作、思考,再創作,汲汲以求。她的畫中常常不見人影,只有林中樹木、雲、天空以及大海等,看上去幽遠、寧謐。那些樹總是高大挺拔的,時常伸出畫框之外,倔強、孤傲,筆觸極富力量,宛若畫家自喻。

艾米麗曾說:「我總是站在外邊。」置身事外,雖落寞,卻予她難得的跳脫視角,再看身邊風景,早已不像彼時大部分寫實畫家那般刻板拘束,不論筆法或情緒表達,都極富個性。艾米麗雖遠離人群,卻從不拒絕被觀看、被評斷。她渴望人們撥開畫中密林向內探尋,卻少人到訪,誠如王維詩中所言,人不知,唯月相伴。

孤寂,是女人艾米麗的遺憾,卻是藝術家艾米麗一生的靈感之源。

文:李夢 圖:溫哥華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閉上雙眼,終於看見

2020-01-16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