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跳脫黑白

2020-01-23 00:00

苦難,往往催生偉大的藝術。西班牙畫家哥雅(Francisco de Goya)的一生,頗富傳奇色彩:前半生,他的創作中規中矩,受到前輩委拉斯凱茲(Velázquez)影響,用色鮮艷,筆法寫實。中年時,畫家忽然失聰,加之西班牙內戰,個體及時代重重壓力之下,他的創作風格陡變,由原本的典雅絢麗轉為陰沉晦暗。正在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Museo del Prado)舉辦的《哥雅素描展》(《Goya Drawings》),帶我們由三百餘幅素描作品重探畫家跌宕一生。

千萬不要小看素描的力量,在攝影術尚未普及的年代,畫家外出寫生,無法隨身攜帶相機或高清像素手機,依靠的唯有紙筆,記錄光暗變化,記錄周遭轉瞬即逝的詩意瞬間。因此,素描雖說通常僅有黑白兩色,卻總能引人心動,因為那些看似單調樸素的線條,承載畫家彼時彼處心境,也是今天的你我回望當時社會景狀的生動註腳。

不過,對於哥雅來說,素描絕不止是「記錄當下」,亦是他繪畫風格突破創新的「實驗場」。個體的創作意志,明顯存在於哥雅的眾多素描畫作中,例如今次展出的版畫《奇想集》系列作品之《理性沉睡,心魔生焉》,創作於1799年,畫中男主角沉睡,象徵理性被壓抑,而背景處的貓頭鷹(象徵愚蠢)與蝙蝠(象徵無知)藏於暗處,伺機攻擊。作品的勸解與諷喻意味不言而喻,亦指明那一時期畫家本人的創作,已然不復往日明亮。

人性善惡,是哥雅藉由作品不厭其煩探討的主題。他的畫作從不隱惡揚善,而是盡可能將醜行與陋習,用誇張甚至煽情的筆法鋪陳在紙面或畫布上。他不是冷眼旁觀或置身事外,而是不斷通過創作直戳時代暗面,引人深省。由此看來,哥雅不僅是畫功出色的藝術家,更是有良知的人。他的素描,因而跳脫黑白表象之外,更有一重同情、悲憫的意涵。

文:李夢 圖: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