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閉上雙眼,終於看見

2020-01-16 00:00
高更(Paul Gauguin,1848年至1903年)與梵高(Vincent van Gogh,1853年至1890年)曾經惺惺相惜,後來反目成仇,這是藝術史中一段奇談,亦反映不同創作風格之間難以調和的差異。當外冷內熱、小心翼翼的梵高,遇見張揚熱烈的高更,互補且各自倔強的性格使得他們注定無法長久共處,單看兩人的肖像畫,已能窺見一二。

正在倫敦國家藝廊(The National Gallery)展出的高更肖像畫展,聚焦這位生前寂寂無聞、身後聲名鵲起的後印象派畫家,重點呈現他的肖像畫,包括住在法國北部布列塔尼時的作品,與梵高同居亞爾時的畫,以及後來在大溪地隱居時的創作。我更關心他後兩個階段的創作。那時的高更,在疾病與貧窮中掙扎,卻靈感頻頻,創作不停,且大部分作品看上去都是熱烈樂觀的,並未因生活的艱困而萎靡消沉。

亞爾的郵差魯林和他的家人時常為高更與梵高擔任模特,今次展出的《魯林太太肖像》,可與梵高的同題材作品對照。創作場景相同,惟觀看人物角度和心態不同,呈現不同樣貌。梵高畫作以俯視角度,畫中人若有所思,神情不見歡愉;高更作品採用平視,甚至略有些仰視的角度,畫中人目光堅定沉靜。高更與梵高的肖像畫,已不再單純追求筆法的精確,更能從中照見創作人的微妙心境。這讓我想到高更的那句話:「我閉上眼睛,為了看見。」創作,早已不再是現實的復刻。

策展人樂意與觀者開些玩笑,例如,將乍看上去並非肖像畫的作品放入展廳。在那幅創作於1901年的《有「希望」的靜物畫》中,不但有高更對於前輩夏凡納(Pierre de Chavannes)《希望》一畫的再創作,還有向日葵。離開亞爾前往大溪地的高更,將向日葵種子種在房前。他從未講起緣由,但誰不知曉梵高與向日葵的關聯?不論《希望》抑或向日葵,都與高更的往日記憶關聯,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樣貌的「自畫像」?

文:李夢 圖:倫敦國家藝廊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