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本地學校因疫情停課多時,學界擔心長時間停課將為學童帶來情緒後遺症。
本港學校將於五月底開始分階段復課,比起日常課堂的學習進度,學界更擔心長時間停課所帶來的情緒後遺症。有心理學家已接獲家長求助,表示其子女在疫情期間與父母朝夕相處後,難以接受復課事實,並估計不少社群適應力不足的學童,特別是自閉症幼兒,經歷四個月停課後,將難以重拾社交生活,嚴重更會出現焦慮情緒。專家及學者建議校方復課初期,宜先安排小組討論等環節,助教師識別情緒有異的學生,及早介入輔導。 記者 郭增龍 李卓穎

因應新型肺炎疫情,本港學校自一月底停課至今,直至上周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學校將於五月二十七日起分階段復課,中三至中五學生首批復課。新領域發展潛能中心註冊教育心理學家彭智華參考○三年沙士的經驗,當年學校停課五十一日,不少學生在復課後出現適應困難,今次疫情停課時間超過四個月,令他擔心出現適應困難的學生,將會比沙士時期更普遍。

每校有兩三名學生需協助

彭智華於多所學校從事輔導工作,即使目前距離復課仍有兩周,但每所學校也有兩三名學生,因復課問題需要協助。其中一個個案是小一女生,早在一月宣布停課時,她已未能適應長時間留家,需要母親苦口婆心多番勸告。由於疫情下父母在家工作,小一女生經過多月停課與父母日夕相處,感情大增,現在變得無法接受復課。

此外,彭智華亦遇到一些社群適應力不足的個案。他形容這些小童在家學習進度理想,看似毫無問題,但他們長時間避開不懂與同齡朋友社交的問題,現在要他們準備復課,焦慮更加大,「年紀愈輕影響愈大,特別今年幼稚園幼兒班及低班的學生,停課至九月才復課,情況更令人關注。」
photo
有教育心理學家預計,尋求輔導的學生將會隨着復課期臨近而增加。
擔心復課不斷洗手致脫皮

特殊學習需要學生要適應復課的困難更加大。香港特殊學習需要家長協會主席戴雁容直言,有家長於停課期間放寬SEN子女的生活作息日程,日常習慣已被改變,重拾課堂生活時可能會有較大麻煩,反觀有參與該會功課輔導班的學生,因停課期間仍有繼續做補充練習,課業習慣沒有太大變化,「距離復課還有二十多日,家長仍夠時間跟孩子重新習慣起牀、出門的時間表,但不能再拖。」

戴雁容直言,學童會因為復課而感到焦慮,有家長稱其就讀高小、有讀寫障礙及專注力不足的子女,因擔心復課後不懂處理衞生清潔,以致他不斷洗手,手部因此脫皮,出現主婦手,「孩子可能有焦慮問題,我準備安排他插隊,於月底先見協會的醫生顧問。」除了擔心復課的環境壓力,她亦指有雙非學生多月均沒有參與網上教學,恐復課後的課業壓力將為其帶來嚴重困擾。

學生復課遇到煩惱,但不復課亦帶來困擾,戴雁容已接獲有家長反映,指其有自閉傾向、過度活躍症徵兆的幼稚園低班(K2)子女,於停課三個多月期間的症狀轉差,「父母要上班,將孩子交給祖父母照顧,但『A仔(自閉症)』長時間在家,社交互動減少便很大問題。」由於K2學年已完結,她又提醒父母嘗試在家自行進行感統訓練,但未知怎進一步提供協助。

先應付情緒 勿趕急追課程

津貼中學議會當然執委兼獅子會中學校長林日豐表示,其校曾於今年一二月跟理大合作研究,當時學生填寫問卷,指出其憂慮因素,「家人經濟、家人染疫排首兩位,其餘有提及防疫物資、上網資源不足,自己染疫只是排行第四五,排名不算太前,復課後會針對這些問題再作跟進。」
photo
不少學校停課期間採用遙距學習,惟學習效果存疑。
林日豐指,已提醒老師切莫過於趕急追趕課程,應以學生情緒為先,「上課前先了解他們在疫症期間做過甚麼,若有需要就要請社工介入支援。」他認為,沙士後復課雖無學生有情緒困擾,但今次停課時間較長,加上新型肺炎傳染性較高,故此不可一概而論,要靠老師關顧學生,幫忙做好把關工作。

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學校輔導部主席鍾紹杰亦建議,學校復課初期可通過問卷等形式,進行基本評估,了解學生停課期間的生活與家庭狀況,以及其個人學習進度。此外,如家長在開學前兩星期,已發現子女出現情緒低落、對事件失去興趣、胡亂發脾氣等情況,可向班主任及學校輔導部反映。中大卓敏教育心理學講座教授侯傑泰認為,學校宜以小組分享形式,鼓勵學生抒發情緒,老師則可在過程中識別有個別輔導需要的學生。

家長焦慮指數高求助增三成

除了學生,亦有家長因子女即將復課而坐立不安。圓滿關係中心總監蔡綺文指出,最近家長求助個案增加三成,其中原因正是擔心子女復課問題。她留意到不少家長正處於矛盾心境,一方面認為長時間停課,令子女失去紀律,變得懶散,甚至以電腦學習為幌子,實質是沉迷打機,因此期望盡早復課,但另一邊廂擔心子女復課後追不上進度,「有家長甚至擔心至失眠,反映他們焦慮指數高,但未到出現情緒病的嚴重問題。」

蔡綺文提醒,親子間的焦慮會互相影響,孩子感受到媽媽的焦慮,建議父母先照顧個人情況,避免情況影響與子女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