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版画印艺展 历史创意交错

2020-10-15 00:00
  印刷是一门独特的技艺,它的出现让文字得以彰显,也让知识与历史保存与流通。过去流行活字印刷,纸上所载的每字每句也由字粒所组成,尤为珍罕。不过,随着电子化时代的来临,此种旧式的印刷术也逐渐被淘汰,只剩下刻满斑驳印记的工具尚且保存。由香港文化博物馆和香港版画工作室共同策划的两个展览《20/20香港版画图像艺术展》及《字里图间──香港印艺传奇》,展示了印刷艺术及与之紧密关连的版画创作等,让大众更能明了个中的发展光谱。
  在香港文化博物馆偌大的展览厅,一部海德堡风喉照镜印刷机置于入口的当眼处,陈旧的外形让其倍增悠久的故事感,亦打开了展览《字里图间──香港印艺传奇》(下简称(《字里图间》)寻根溯源的旅程。适逢香港文化博物馆和香港版画工作室同样迈进成立二十周年,它们共同策划了《字里图间》与《20/20香港版画图像艺术展》(下简称《20/20》)两个展览,映照艺术与历史的交错路径。
  香港版画工作室的项目总监翁秀梅,回想展览的策划过程,确实是难关重重,尤其疫情亦对策划带来影响。她谓,展览意念的缘起是由一场国际研讨会开展。「我们希望在研讨会举行时,给予国际观众看看一些有关香港的展览,因此萌生举办这两个展览的概念。」不过,好景不常,疫情来袭让国际研讨会未能举行,因此只馀下两个展览。
  环顾《字里图间》展览,展示了大量珍罕的历史文献及物件,亦有不少工具从民间而来,勾勒出印刷艺术的发展脉络。观者宛若坐上了观照历史的火车,穿梭丰富的文字与图像。问及翁秀梅展览中完备的研究调查是如何有效地进行?她说,整整三年的筹备与研究过程,犹如「福尔摩斯」般的考古过程。原点由台湾苏精教授起始,他著有阐述早年印刷术历史的著作,好像《铸以代刻:传教士与中文印刷变局》,也成为翁秀梅爬梳这段庞杂历史的起点。
  在长期的研究与调查过程,最大的惊喜是发掘了「香港字」。翁秀梅解释,「香港字」的历史背景,源于十九世纪清政府严禁外国人在中国传教,外国传教士马礼逊遂印刷中文小册子及翻译《圣经》传教,更排印《华英字典》,开启铸字印刷的先河。及后,香港英华书院成为中国第一个中文铅活字铸字作坊,并产出了一批被称为「香港字」的明体字。「香港字」对往后的印刷影响深远,更下启了不同类型的印刷物,如翻印《论语》、《大学》等经典,亦有英语自学手册《无师自晓》,当中更以广东话入文。可见「香港字」所用于的印刷相当广泛。
  可惜,「香港字」的铅模早已散失,原以为无法重寻其踪影,但不久却喜见曙光。翁秀梅分享,于2018年,她收到来自荷兰的电邮,发现「香港字」铅模的踪迹,亦由此从香港寻至荷兰。最终,她在荷兰莱登国家民族学博物馆的仓库,寻获由1860年「香港字」所翻铸成的铅模,并于今年重新翻铸首批七十三枚「香港字」。
  从《字里图间》走进另一间展厅,便能连结至《20/20》展览,也是从印刷至版画的启航历程。《20/20》展示了本地版画艺术的历史与发展,也提供全面的视野,给观众理解此媒介的特性。翁秀梅说到,从展览中可以观察到版画的进展过程,「由鲁迅所推动的『木刻运动』,认为版画是最有力量的媒介,再到后期由艺术家将之升华至创作,我们可观察到不同时期的艺术家,是如何理解与展现版画这种独特的媒介。」
  《20/20》展览除了呈现不同的版画创作技巧与形式,更展示了新与旧的联系。好像近年一些新进艺术家,便重新以凸版木刻来作创作形式,翁秀梅形容,可观照新一代的艺术家如何以此「最具历史」的方式来作「当代的表现」。另一方面,翁秀梅亦谓,展览最后一件作品──陈育强的《金刚四诵》也是对于整个展览的最佳注脚。「陈育强以当代的打印技术──3D Printing来重现念诵《金刚经》。而《金刚经》是最早期标有明确年号的印刷品。」可见,新与旧也能在历史恒河中相汇,并以版画的不同面向来呈现。

《20/20香港版画图像艺术展》、《字里图间──香港印艺传奇》
日期:即日(10月15日)至2021年2月22日(一)
地点: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馆
网页:www.heritagemuseum.gov.hk

文:观青 图:香港版画工作室、香港文化博物馆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