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荒原独处 留白反思

2020-09-10 00:00
  疫症夺去了生命,打击全球经济,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习惯有翻天覆地的改变,然而在这场暴风之中,我们却得到一丝平静,有机会反思究竟生命中甚么才是不可缺少的,也许是疫情带来最正面的影响。
  又一波疫情反弹,又一轮外出自肃,在这种所谓「新常态」下,也许我们会觉得独处生活很无聊,日子一片空白,不过这未必全是坏事,试想在营营役役的日子里,我们都曾经迷失,经历此「疫」,不少朋友说在消费模式、环保意识,以至日常生活方式都有新体会,也开始善用这些「留白」的日子,看书看画,并为人生作新规划。此时此刻,艺术的功能除了让观众得到心灵慰藉,更是刺激我们思考的工具。
  近日两家画廊不约而同推出作品,视觉效果并不强烈,但着重概念、能让人深思的展览,虽然并不是为了疫症策划,却是出奇的切合事宜。
  白立方香港的《荒原独处》,是美国艺术家弗吉尼亚.奥弗顿(Virginia Overton)的首个亚洲个展,展出她从美国各地不同弃置场找来的废料,重新创作的作品,包括从大厦或商店拆下来的广告牌,通过重新雕塑或组合,改变了物料本来的目的和意思,赋予全新的语境。她描述有一次开车回家乡途中,发现路旁有一大堆被弃掉物料,于是停车探究,发现很多大型旧广告和指示牌,工人为了方便运输,把广告牌拆烂,于是原来的文字,例如「酒店」、「餐厅」已经支离破碎,有些只剩下字母的一角,勉强能辨别出原貌,原有文字给人们清晰指示的功能当然也消失了。她把这些物料搬回家,通过遴选,探索它们的历史,重新创作的作品,类似抽象文字。这种以物料自身的力量和含义为基础的创作,她形容是一种「材料内在的自然雕塑」。
  曾经是城市和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富有功能性的指示牌变成被大家弃置的废料,再通过艺术家双手得以重生,在这个大转换过程中,艺术家慎重地以几何线条,让本来已被切割得不规则的物料,以平衡融和的姿态出现,彷佛看到环境变迁、人为因素,与自然生命的规律之间的微妙关系。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并不像地震般摧毁建筑物,但却冲击了生活、经济和常规,「独处」后的重生,会是甚么光景?
  同样简单有力、刺激观众反思的展览,是维伍德画廊举办的捷克艺术家杰若米.诺沃提尼(Jaromir Novotný)个展《只是一小部分可能的事情》,比起奥弗顿作品的简单线条,这位「七十后」艺术家把极简与单色推到极致,作品几乎都是单色画,对他来说,少用鲜明色彩,是因为它们容易给人先入为主的联想。展览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一批骤眼看几乎一样的白色画作,诺沃提尼认为:「黑色是基础,白色是最浅的黑色」,他一方面通过颜色创造一种空虚感,同时利用物料(包括木框上的聚酯硬纱)和画布的处理方法(将纸和画布从画作背面插入缝起),营造立体观感。画廊负责人解释:「白色虽然单调,却包含深阔的象徵和联系,纯綷的正念让观者更能投入画的材质、线条和画的缺憾美。白──或者是近于白──是无色的,是一种没有色相的颜色,却又潜藏了所有色彩。这也是作品的隐喻,在场隐含了离场。」
  画廊负责人特别提出中国书画的「留白」概念,阐述诺沃提尼的艺术:「他重复的动作如留白,能令他在局限中发掘无限的可能。观众继而可以感受到他对绘画的感觉和见证他有重复性的进展。」他的作品并非中国书画的「留白」着重虚实对比,更注重在层层颜料造出的效果,以及白色代表的虚无世界。其中一个展厅四幅白色作品之间的距离,并不一致。画廊负责人表示,这安排让观众感受到作品的「气」在流动,更能接近艺术家的内心世界。
  这种作品看似单调,观众必须通过作品感受艺术家的内心世界,同时摒弃一些既有观念,以最纯粹的感觉出发,是一次绝对个人的经历,与一些视觉效果较强烈的展览截然不同。疫症下的社会貌似安静,当中却危机四伏,在这不安宁的日子,选择与艺术独处,享受留白的清幽。

文:苏媛 图:白立方香港、维伍德画廊
苏媛,一位业馀艺术爱好者,早年留学英国伦敦,学习东方文化和中国艺术,曾参与艺术拍卖、展览和出版等工作,研究范围以玉器和近现代中国书画为主,经常出没香港和内地的拍卖会与画廊,游走于艺术和商业之间。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网上书展自救术?

2020-07-30 00:00:00

未来与艺术

2020-01-23 00:00:00

遥遥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