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陪衬变主角 纯音乐专辑开辟新路

2020-09-04 00:00
  今时今日歌手要出一张Full Album已十分困难,更何况是结他手推出纯音乐专辑!最近由九位本地结他手合制的纯音乐唱片《Guitar Calling》面世,令我想起香港流行乐坛的纯音乐市场从来都是非常狭窄,着重播放功能多于美乐欣赏,这张纯结他弹奏专辑,绝对属小众口味,但乐迷应当珍惜!
  在流行音乐的领域,人声和乐器演奏声的「地位」并不对等,人声永远是主角,乐器声只是配角或陪衬,普遍Pop Music迷着重人声演唱多于乐器演奏水准。一首歌曲的纯音乐版,又被称为Instrumental,严格来说不可以叫Accompaniment(伴奏),只能称之为纯音乐。
  Cantopop纯音乐唱片可以分为很多种类,将流行歌曲的人声完全「抽走」,是早期不少广东唱片的Bonus Track,在未有卡拉OK前,是很多人在家「发歌手梦」,甚至实际被用来参加歌唱比赛的「工具」。此外,市场上不时可见一些纯音乐专辑以「钢琴」或「Music Box」为主题,将大热流行曲变成纯钢琴演奏或音乐盒声音版,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不少商铺或酒店Coffee Shop都会购入,然后全日播放,此类唱片曾经有一定市场。
  纯音乐唱片在Cantopop领域从来都是小众产品,多数是大碟内的「猪头骨」,又或者是Remix唱片内的「赠品」,很少歌手够胆推出一张Instrumental Full Album,但亦不代表完全没有,例如1979年「歌神」许冠杰推出的《许冠杰名曲欣赏》,十二首纯音乐歌曲包括极流行的《双星情歌》、《铁塔凌云》、《半斤八両》及《浪子心声》等,而负责演奏的正是由他担任主音歌手的莲花乐队。此专辑曾推出「第二辑」,但据闻发行量极少,市场黑胶罕见,直至近年才被复刻成CD版。
  我最深印象的本地纯结他演奏唱片是1983年的《香港》,此碟全名其实是《香港结他比赛冠军精英辑》,是当年《结他杂志》举办《Guitar Players Festival》(又名为《山叶吉他比赛》)后,集合五个优胜组合推出的唱片合辑,之所以出名,甚至被喻为影响深远,是因为冠军队伍是Beyond(当时成员有黄家驹、叶世荣及邓伟谦),另外还有刘以达和太极乐队低音结他手盛旦华。多年后,黄家驹说过希望能推出一张纯音乐专辑,毋忘《香港》初心。
  另一张著名本地纯结他演奏专辑是1991年推出的《Diary & Dreams》,由结他大师陈国平演奏十首歌,但严格来说,不算百分百纯音乐专辑,因碟内有首由吕珊主唱的《3650夜》,不过当时并没任何宣传,甚至连歌手名也欠奉,唱片上的歌名更用上英文《3650 Nights》。
  踏入2000年,本地流行乐坛纯音乐唱片极罕,歌手如黄家强(2015年)推出专辑《沉香》时附送纯音乐CD《情绪Emotion》,以及林家谦以纯音乐串连其今年推出的EP内歌曲,已算是Cantopop纯音乐市场的「优秀」成绩!
  由九位结他手炮制的纯结他音乐专辑《Guitar Calling》,是环球唱片旗下新音乐厂牌「Brave Nusic敢作敢乐」的商品,「Nusic」是由「New」和「Music」两个字合并而成,期望为本地乐坛带来新的冲击。九名结他手包括刘以达、触执毛前成员Mike Orange、秋红前成员Andrew Cheung、Dusty Bottle成员Jeff,以及神级乐手Tommy Chan和Barry Chung(他亦曾自资推出两张纯音乐专辑《REFRESH》及《汇》)等,各自选择一首流行曲「重玩」。这张由结他担任主角的专辑,估计属可一不可再之作,乐迷应好好珍惜。
  香港其实不乏具才华的音乐人,纯音乐未必一定是「死路」。2013年成立的Music Lab,今年刚推出旗舰项目,成立纯音乐品牌「末姜Ginger Muse」,以香港、原创和纯音乐为核心元素,并以录制实体专辑为主轴,最近一次过推出三张纯音乐唱片。「末姜Ginger Muse」成员之一为口琴手何卓彦(Cy Leo),他刚获得香港艺术发展奖的新秀奖。
  主流音乐垂死挣扎,或许纯音乐能辟建新路,在逆境中带来新希望。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