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最难忘音乐会

2020-08-27 00:00
  朋友问我哪一场音乐会最难忘?我没有确实的答案,多年来进出各地的演奏厅无数次,有太多难忘的美乐,每当回想,不同的场地会重现眼前。
  莫斯科大剧院的地基曾经下陷,人们花了很大的气力加固,以保存这一座重要的文化地标,也留住人们观赏芭蕾舞的美好回忆。多年前去看芭蕾舞,台上妙曼的舞姿,美不胜收,中场小休也是一幕幕人间的风景,穿上笔挺西装的长者挽着同样一头银发的太座,两人言语不多,相视碰杯,呷一口香槟,爱在连绵不断上升的泡泡中。拐弯一角的小梯级上有一对年轻男女,一头棕发美女穿一身紫红衣,站在梯级之上,望着下方的男伴,如果他不是低头盯着手上的手机,或许会令人联想起在露台上等待罗密欧的朱丽叶。
  由莫斯科的回忆延伸到与圣彼德堡接壤的芬兰,在塞马湖区,宏伟的奥拉维城堡屹立湖心,已有五百多年历史,昔日是抵御外地入侵的要塞,经历过多次战火的洗礼,现在硝烟散去,变成一座露天歌剧院,每年7月举行《萨翁林纳歌剧节》,巨大的古城墙成为歌剧的布景,天上飞鸟的鸣叫,衬托男女歌者的讴歌,一幕幕爱恨交错、国仇家恨,额外撼动人心。这座古堡歌剧院的每一个角落也令人难忘,昔日城池是血肉横飞的战场,现在雅士、美女云集,衣香鬓影,在北欧不落日的和煦阳光下,一片祥和……我是少数的亚洲观众之一,其他的黄脸孔,大多是日本人。听芬兰朋友说,不少日本人远道而来,她欢迎香港的乐迷来参与这个历史悠久的歌剧盛会。
  最亲切的音乐会体验,不在远方,就在尖沙嘴香港文化中心。疫情之前,每个周末都在文化中心的演奏厅度过,音乐会晚上八时准时开始,先来一首序曲,打开听众的心扉,让人暂时忘记外间世界的纷扰,随后而来通常是一首协奏曲,是独奏家炫技的时间,也是音乐会上半场的亮点。下半场是指挥家和乐队的主场,通常是一首大型的交响曲,被澎湃的音乐包围整个人,满足一整个星期对音乐的渴望,个人的情绪也随之翱翔,甚至在某些片刻,我会觉得自己彷佛跟着指挥家手上的棒,与乐团一道,成为音乐的一部分。

文、图:刘国业
刘国业,新闻从业员,酷爱表演艺术,常穿梭于各大场馆,以文字记下观赏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历程。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网上书展自救术?

2020-07-30 00:00:00

未来与艺术

2020-01-23 00:00:00

遥遥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