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企业收藏危与机

2020-08-27 00:00
  疫情肆虐下,全球经济陷入危机,倒闭、裁员消息不绝于耳,艺术市场当然不能幸免,除了拍卖、博览会受到打击外,支撑艺术市场的其中一个重要支柱──企业收藏,前景也不乐观。
  企业收藏是当代艺术市场重要一环,除了直接购买艺术品,不少企业同时举办展览、赞助艺术活动、设立奖项,对推动艺术发展,特别是当代艺术有很大影响,其中最显著的首推瑞银UBS及德意志银行,两者都是国际数一数二、有几十年历史的企业收藏,UBS与《巴塞尔艺术展》的合作,更令UBS在当代艺术市场具有相当大影响力。
  德意志银行与另一个国际艺术博览会《Frieze》合作二十年,全球各地办公大楼都放置艺术品,最高峰藏品数量据报道达五万九千多件。不过去年该行宣布全球裁员一万八千人,并陆续出售藏品,收藏系列降至五万五千多件,总值估计接近五亿欧罗,对艺术界来说似乎不是好消息,不过德意志银行表示并非停止支持艺术,还会继续购入,只是规模或会缩小,并更加集中,也会维持与《Frieze》的合作。收藏系列是随着时代发展的,更新替换未必是坏事,一方面出售早期购入的作品,可能带来不错利润,另一方面收藏策略转向价格较低的作品,对年轻艺术家有利。
  有人认为企业收藏艺术品,本来就是奢侈的,业绩不好时候更加不应该考虑。不过,艺术收藏除了是投资,更有助企业建立正面形象和加强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不少银行、信用卡及高消费品赞助各大小艺术项目,正是为了接触高端客户,成为公司市场推广策略的核心部分。同样重要的是,不少研究指出,在办公室内摆放艺术品有效提高员工工作效率。
  根据哈佛大学2014年一项名为「Project Zero」的研究项目结果显示,在办公室内摆放艺术品有五大优点:促进交流、诱发感情上的反应、有助人与人建立关系、改善工作环境及帮助学习。英国Exeter大学研究工作环境心理学的人员,曾经做过一个实验,邀请参加者在四类环境下工作一小时,包括完全没有特别布置,预先放置了艺术品和植物,同样的艺术品和植物,但由参加者决定在哪里摆放,以及参加者决定了摆放位置,但工作人员又重新调乱,结果显示在有摆放艺术品和植物的环境中的工作效率,比第一类环境高了百分之十五,而在自己有决定权的环境中的效率,又更高了一倍,不过第四类环境的效率就与第一类相同。进行类似研究已经十多年的负责人表示,从来没有出现第一类环境的工作效率更高的情况,而且员工参与愈多,效率愈高。
  这些数据正好证明艺术对企业,无论是对外的业务推广,还是对内的工作效率,都有正面影响。不过,当然不是每家企业都能像世界顶级银行般,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建立收藏系列,所以艺术品租借或与画廊、艺术机构合作成为最佳选择,近年大行其道。一般来说,企业只需要付出定额费用,由画廊或策展人选择合适的作品,并可以定期更换,对企业来说,可以享受办公地点有艺术品的优势,毋须投资购入,更可以定期有新作品,对艺术家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展览机会,而且有机会出售给企业的员工或访客,一举数得。疫情下虽然各行各业大受打击,艺术品租借也许反而有发展空间。
  近年看过不少企业办公室或贵宾室,采用租借艺术品作为装饰,但印象最深还是三年前在上海参观多年好友的公司。这位好友曾是内地最大公关广告公司奥美集团的总裁,当时她公司刚迁入新总部,办公室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艺术品,有些是由合作画廊提供,有些是专门邀请艺术家在地创作,笔者对该处整体的艺术氛围十分惊艳,也对她愿意投入支持艺术非常赞赏。好友表示,作为公关广告公司,创意是公司的核心价值和竞争力,对艺术当然支持,而且艺术品为公司带来了不少好处:员工和客户之间多了话题、多了「打卡」热点,让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获得极大关注、通过客户活动加强业务关系等,也间接帮助艺术家拓展市场。至于对艺术品的选择,除了反映当代艺术的特性外,她希望艺术品不一定要和谐融入环境,反而希望能够突出,引起话题与思考。
  这正是艺术对企业的功能,艺术品固然能美化工作环境,但更重要是能够带来感情与理性的交流。在疫情下经济不景,看似「不能当饭食」的艺术,恐怕会首当其冲,只希望企业能更了解艺术的力量,继续支持艺术发展。

文:苏媛 部分图片:UBS、德意志银行
苏媛,一位业馀艺术爱好者,早年留学英国伦敦,学习东方文化和中国艺术,曾参与艺术拍卖、展览和出版等工作,研究范围以玉器和近现代中国书画为主,经常出没香港和内地的拍卖会与画廊,游走于艺术和商业之间。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