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像鸟一样飞

2020-08-20 00:00
  能够一辈子心无旁骛地创作艺术,真是幸运,若是在这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有机会不断创新并自我突破,则是更难得的事。匈牙利艺术家朵拉穆瑞(Dra Maurer)做到了。英国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正在为她举办一场为期一年的回顾展,重温这位八十三岁女艺术家的传奇一生。
  像不少当代艺术家那样,朵拉穆瑞从来不会被媒材或是载体局限想像。她乐于使用不同的媒介创作,电影、绘画、相片和行为艺术等,都是她自我表达的方法。我更喜欢她在1980年代之后的创作,从那时起,她开始对色彩着迷,热衷于在画布上展现颜色的魅力,用叠合、对撞或是交缠的方法,凸显画中的张力与情绪。
  朵拉画中的色块或是线条并不是方正平直的,而是充满律动与节奏。如果说蒙德里安画中的图形与色彩宛若跳着典雅齐整的舞蹈,那么这位匈牙利画家的舞步更为率真,且不拘束。她尤其喜欢玩一些小魔术,在二维平面呈示立体效果,以至于画中色块每每轻盈自在,宛若浮在画布上,微风吹过便会飘走似的。
  当有些艺术家进入创作晚期,总会或多或少失去早年的活力时,朵拉与他们相比,显然更为幸运。她似乎愈是步入晚年,风格愈见轻盈自在。她并不想用作品说教,也不想隐晦地藉由创作透露自己的过往经历与生活点滴。作画对于她来说,是尽随己意的,毋须用来讨好任何人或是任何流派。这般纯粹,虽说不能助她成为高价艺术明星,却恰恰予她力量,让她不论周遭是顺境还是逆境,不论自己的风格是受到市场欢迎还是遭人冷待,总能心平气和地应对。
  我常自问:若从事艺术,究竟想成为毕加索那样的市场宠儿,还是朵拉那般从不环顾左右而前行?我想不出答案,只知道朵拉也许从未羡慕毕加索,而毕加索回首往事时,或许会想念初到巴黎未成名时的自己。

文:李梦 图:Tate Modern
李梦,女,双子座,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美食与古典音乐爱好者。大众传播及艺术史双硕士,专栏及艺评文章散见于北京、香港和多伦多等地报刊及网站。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