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重新出发的反思

2020-08-20 00:00
  日本是新冠疫情比较严重的亚洲国家,安倍政府应付防疫、处理奥运延期等弄到焦头烂额,民间只好自救,不少旅馆老店面临倒闭,消息一出就得到各方支援,房间瞬间订满。艺术界是否也一样得到国民支持?
  最近日本法人团体「艺术与创造」进行了一项国民对动用公帑支援文化艺术界的意见调查,共有一万名居住不同县市、不同年龄和收入的网民参加,结果显示,虽然超过七成人肯定艺术在社会的重要性,认为政府应该资助,不过认为艺术文化界属于优先资助对象的只有三成,更多人表示医疗、防灾和育儿方面应该得到优先处理,特别是四十至五十岁男性、三十岁女性、高收入和高学历的受访者,也许正是这个年龄层的上班族和年轻母亲,面对医疗和育儿的压力较大吧。至于在艺术文化范围里,受访者比较倾向支持美术和传统艺能,其次是文化财产、工艺陶瓷,最后是不同地域的庆典等。
  调查的另一组问题是针对疫情下,政府是否应该支援艺术团体或个人,结果超过一半人赞成,并认为最急于需要获得政府援助的是舞台表演、电影和美术展,反对的人占百分之二十五。不过,绝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相比艺术文化,医疗、食肆、酒店住宿、铁道航空等行业的需求更逼切,而在过半数的赞成意见中,有三成同时认为在正常情况下,政府不一定需要资助艺术文化。
  主办单位分析数据后指出,虽然大部分日本民众同意艺术文化是重要的,但并不表示大家认同政府运用公帑资助,不少人赞成在疫症期间增加对文化艺术工作者的资助部分原因,是媒体在这段期间大量报道各项节目取消的消息,令民众对艺术界水深火热的情况更了解,所以,要争取国民长期的支持,艺术文化界必须积极争取更多媒体曝光机会。
  其实,衣食住行各行业都深受打击之际,艺术文化在政府的蓝图里占的比例不高,是意料之内,相信各地艺术文化工作者已习惯自救!日本的艺文活动已逐渐恢复,例如歌舞伎在8月重新演出,场馆推出多项防疫设施,例如座位分隔、取消中场休息等。至于美术馆也在预约制以控制人流下推出新展览。东京森美术馆7月31日开幕的展览《STARS》,展出六位在国际舞台举足轻重的日本当代「星级」艺术家,包括草间弥生、村上隆、奈良美智、宫岛达男、杉本博司,以及长年居住日本的韩国艺术家李禹焕。
  六位的艺术生涯与日本战后的经济高增长年代、1964年东京奥运、泡沫经济爆破等重要社会发展紧紧相扣,最近二十年,随着全球化,艺术博览会、双年展的兴起,这批艺术家活跃于国际舞台,他们一方面探讨全球议题,同时保留日本在文化、社会与经济方面的独特性。疫症让全球陷于混乱,通过这几位日本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大家再一次审视艺术的功能,思考何谓成功、何谓全球性。美术馆为每一位艺术家准备一个独立展厅,展出作品涵盖早期和最新创作,同时有多个可供观众参与的装置作品及录像,让观众更加了解日本当代发展的轨迹,包括每一位参展艺术家的个人生涯回顾,以及1950年开始日本在海外举办五十个大型当代艺术展览的资料,可以说是日本当代艺术发展的全面回顾,相当难得。展览到明年1月,如果到时候疫情受控,这个展览真的不想错过。
  逛美术馆看展览,当然应同时欣赏美术馆的建筑、设施和四周环境,不过看艺术品还是首要目的。近日东京世田谷美术馆却刻意策划了一个没有展品的「展览」,作为对疫症的反思。美术馆表示,目前全球遭遇前所未见的挑战,各地美术馆的展览和活动都受到影响,例如无法借到展品,大家同时思考在这情况下美术馆的功能究竟是甚么。世田谷美术馆坐落于公园内,建筑师为了艺术和大自然结合,美术馆有许多落地玻璃窗,公园四季景色变化美景与艺术品互相辉映,是美术馆的一大特色,「公园的美术馆」也是建筑师当年设计的三大原则之一。在这个艰难期间,美术馆决定腾出一个展厅,不放置艺术品,希望观众能够在宁静的环境下,一面欣赏窗外美景,一面回忆曾经在这里欣赏过的艺术品,得到一刻平静。
  在全球疫症下艺术的功能究竟是甚么?过去半年,全球美术馆、艺术家和艺术界人士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在未来的「新常态」下,究竟如何继续发挥艺术文化的社会功能?如何与市民更加靠近?这不仅是艺术家或策展人个人发展方向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整个社会和文化的发展。作为艺术爱好者,我们可以做的,就是给予艺术界更多的支持和关注。

文:苏媛 图:东京森美术馆
苏媛,一位业馀艺术爱好者,早年留学英国伦敦,学习东方文化和中国艺术,曾参与艺术拍卖、展览和出版等工作,研究范围以玉器和近现代中国书画为主,经常出没香港和内地的拍卖会与画廊,游走于艺术和商业之间。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