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谷口治郎 最后时光

2020-08-13 00:00
  画过《孤独的美食家》等不少名著的日本已故漫画家谷口治郎,最近两本收录其遗作的《光年之森》和《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画集》中译本,一并推出,并设双书纪念典藏版,叫读者藉着浓淡雅致的笔墨线条,跃进大师的最后创作时光。
  谷口治郎1947年8月生于日本鸟取县,曾任石川球太、上村一夫助手,1972年以《嘶哑的房间》初试啼声,以画风细腻扎实、华实并置著称,是漫画奖项常客,也享誉国际,1991年起受邀参加法国《安古兰国际漫画节》,曾推出「BD Louvre」系列的《罗浮宫守护者》,这本漫画是我最喜欢的「BD Louvre」作品。他也奉法国著名漫画家墨必斯(Mœbius)为「神明」。
  谷口治郎多年来画下题材广泛的不同著作,我亦辗转在不同地方逐本逐册收集下来,好像科幻硬朗的《地球冰解事纪》;以狗设题的《神之犬》、《亲亲狗宝贝》;让大文豪夏目漱石等为主角的《「少爷」的时代》;诠释小津安二郎电影氛围的《走路的人》;改编成同名电视剧、谷口治郎名字从此「入屋」家喻户晓的《孤独的美食家》等等。他总能以实净画功、人文关怀、细腻情感、对大自然颂赞,打动读者。
  2017年2月,谷口治郎离世,享寿六十九岁。在《光年之森》里,便收录了《Big Comic Original》编辑部小田基行一篇于老师最后阶段在其病榻旁的经历,颇为动人。当时他正在画着《光年之森》,同时展开《引路者》的创作,惜未竟全功,《光年之森》内容以第二话的草稿为止,《引路者》则本来预计绘制三十页,最后还是未能完成,然而书中仍连草稿部分都刊载。
  《光年之森》最后以横幅全彩色精装、绘本一般的姿态问世,由于该书是为了在法国出版而构思,谷口治郎画出了介乎日漫和欧漫之间的作品(跟《罗浮宫守护者》有相似之处),并以水彩作画,为山林之绿,抹出不同层次,柔和、雅致、朴实,是该作的「原色」。书中讲述父母离异的少年小渡,离开东京,到乡下和外祖父母同住,孤独寂寞,在爬上「将军树」的神木后,他从此起了变化,彷佛听到山之音,听见狗鸟昆虫以至森林的说话,甚至看到无以名状的奇异生物。
  读者可让《光年之森》跟《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画集》的《魔法山》(最初于2006年《Young Jump》刊登)并读,后者讲述少年健一年少丧父,母亲又因病到大阪的医院动手术,在暑假期间与祖父母同住,这个缺了父母、回到祖辈拥抱的设定,就跟《光年之森》相似。而健一与小渡一样天生异禀,居然在博物馆听到山椒鱼对他的呼唤,后者告诉他是被选中的孩子,命中注定要协助它逃离博物馆,返回圣泉,让城山免于危难,也能实现救活他母亲的愿望,他便跟妹妹咲子展开一次奇幻的冒险。
  《魔法山》写出了回到本源、守护传统的心志,还没作结的《光年之森》也似有类似笔触,或是作者念念不忘、意义犹深的题旨,前者刊登多年后收录在《引路者:谷口治郎短篇漫画集》中,大概是编辑有心安排。
  相对之下,点题作《引路者》,便更贴近谷口治郎徘徊生死的最后心境。该作本以「冥途」为标题,顾名思义,是作者画出主人公在弥留间受到引领踏进死门关的一幕,这个迷离境界,有长长的芦苇、不知从哪里卷来的浪涛、灿烂的烟火、漆黑的长廊、洁白宽敞的房间,还有初而引路继而索命、神秘又美丽的穿和服女子,都呈现出不似人间世的情状。是作者在病重时迷糊间窃见的景象吗?无论如何,这篇未完成之作,叫读者阅后久久未能平复心情。

文、图:黄子翔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网上书展自救术?

2020-07-30 00:00:00

未来与艺术

2020-01-23 00:00:00

遥遥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