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水彩画的逆袭

2020-08-06 00:00
  回溯欧洲艺术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水彩画作为一种绘画门类,难与油画相提并论。十六世纪时,一些画家用水彩描画植物和人物肖像;十七世纪开始,这种轻便又价格低廉的媒材,开始被用于风景画的绘制。不过,一直要等到十八世纪末及十九世纪初,在特纳(William Turner,1775年至1851年)等英国艺术家的引领下,水彩画始在英国获得令人瞩目的发展。  
  正在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AGO)展出的英国水彩画回顾展,叙述的起点便是特纳。英国十九世纪及至当代的水彩画架,几乎都沿循特纳的路径,再发展自己的风格。特纳的人生充满跌宕,性格耿直,甚至偶尔粗鲁。如果他是你我身边的亲人或朋友,我们恐怕受不了那般古怪脾气,可偏偏,他的绘画天分如此出众,以至于他不合群的性格,竟然因此变得讨喜。毕竟,相比于平庸无趣的好好先生,我们更容易被心怀理想的怪脾气画家吸引,不是吗?
  特纳在油画和水彩画领域皆有成就,我更倾心于他的水彩画作。多年前在北京中国美术馆的特纳展览中,展出的众多水彩画作,让我至今难忘。特纳的水彩作品多描画自然,不外是大海、雨及连绵群山等场景,而画家用笔用色自在随性,又不乏克制,尤能凸显水彩这一媒材的通透及多变。颜彩于纸面轻灵舞动,宛若雀跃的诗。
  愈到晚年,特纳用笔愈自在。正在AGO展出的一幅画,描摹雨后彩虹,几乎抛开写实技法,全然进入抽象情景中。画中看似随意涂抹,实则于笔墨呼吸间,尽显光影之魅。法国印象派一众画家,声称他们从这位英国前辈的作品中吸取不少灵感,至到二十世纪著名艺术家罗斯科(Mark Rothko),也曾开玩笑地说:「这个叫特纳的家伙,从我身上学到了很多。」
  看来,我们还应多谢古怪的特纳先生,正因为他,水彩画成功逆袭,与油画一同模塑英国乃至欧洲画坛景状。

文:李梦 图: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
李梦,女,双子座,神经大条,不可救药的美食与古典音乐爱好者。大众传播及艺术史双硕士,专栏及艺评文章散见于北京、香港和多伦多等地报刊及网站。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