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支援艺术界,刻不容缓!

2020-08-06 00:00
  从6月开始疫情有好转,好不容易等到博物馆、展览陆续重开,岂知第三波来势汹汹,政府再收紧社交隔离和限聚令,各行各业叫苦连天,艺术界特别是独立艺术家未来日子愈来愈难捱!
  进一步收紧限聚令,展览和表演再度停摆,对艺术家和团体打击之大可想而知,别说是没有固定薪水的艺术家和自由人,画廊也快支持不住了。除了减低成本、寻找新的经营模式外,艺术界要维持下去,实在需要政府资助。谈到这一点,笔者接触过的艺术家和业内人士都摇头叹息,表示对政府已不存任何幻想,别说是香港疫后重启艺术发展长期的策略,就连解决燃眉之急的所谓支援,也是杯水车薪,反映政府对艺术发展缺乏关心,相比其他地区国家是非常落后。
  英国刚宣布将投入十五亿英镑援助艺术界复苏,首相约翰逊形容文化艺术是英国的「灵魂」,必须维持各项艺术文化项目继续发展。而目前艺术活动基本已恢复的台湾,针对艺文界的资助计画「艺文纾困」已经进入「2.0」阶段。
  那么香港呢?我们全民派钱一万元、有「保就业」计画,艺术发展局有「艺文界支援计画」、西九推出「艺术纾困计画2020」,还有一些马会资助的项目。各地情况有别,金额、受惠人数多少也许难以比较,不过这阶段香港推出的艺文纾困计画的内容、审批方式和处理手法,反映政府对艺术界理解的某些「误区」依然存在,特别是对艺术界的「商业」成分排斥。政府似乎认为,除创作人和非牟利团体,其他艺术业供应链内的组成部分都不应接受资助。
  台湾的计画涵盖商业运作,包括艺术品拍卖零售、画廊、艺术品展览、艺术经纪代理、艺术类展览策划、展场设计、展览空间营运等,而香港艺发局的计画受惠对象其中一个要求,是因为疫症期间表演或展出场地取消而受影响的个人或团体,这些场地却不包括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画廊或酒店等,而申请公营场地的条件,往往就是非商业性质,绕了一圈实在看不懂,有商业成分的项目,看来都不符合资助资格了?更重要的是,因为行业的性质,许多艺术工作者是以自由人身分承接项目,而非直接申请场地的单位,如何受惠?
  和任何其他行业一样,艺术界完善生态环境,有许多组成部分:场地管理、策展、布展、推广、媒体、艺评,以至专业艺术品处理运输等,政府的艺术纾困计画内容令人怀疑,政府是否认为这些都不属于艺术界?与台湾的计画范围相比,实在令人泄气。笔者认识的一位资深艺术推广专业人士自嘲说:「做了十几年艺术工作,原来在政府眼中,我不是艺文界!」
  另外,申请资助筹办项目,在资源有限下,筛选当然无可避免,但是以西九的规模,推出的援助计画只有七至十个名额,每个项目金额最多三十万元,全港有多少艺术团体、独立策展人、艺术家?在目前几乎三餐不继的严峻情况下,艺术家还需要去拼创意,还需要去证明自己,收到回覆信表示落选是因为「竞争激烈」,实在情何以堪?台湾一位媒体人说得好,目前援助计画的申请与审核不应该是菁英竞争,而是救急。
  其实政府资源丰富,可以有许多灵活方法帮忙艺术界,甚至不需要动用大量公帑。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刚完成了一项名为「Art Needs No Roof」项目,政府与户外广告公司合作,将广告位置免费给艺术家展示作品,再配合网上城市地图软件供搜索,公众可以直接向艺术家购买作品,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大型画廊,不仅让艺术家有机会展示和销售作品,市民可以随时参观,不需要担心美术馆有限聚令,让笼罩在疫症阴霾的城市充满艺术氛围,也让饱受困扰的市民,可以从艺术中得到慰藉。香港何不仿效?政府可以与广告界、地产商合作,或从政府直接参与的项目如港铁、领展开始?又例如疫症期间,各行各业都尝试利用网络技术找寻生机,政府是否可以提供一个大型网上展览平台,艺术家只需要把作品上载而不必担心技术问题?政府协助艺术家之馀,同时让市民有机会欣赏香港艺术家的创作。
  这场抗疫之战,漫长而艰巨,香港艺术文化界与各行各业,一样面对史无前例的挑战,希望香港政府在解决燃眉之急,与长远扶掖业界发展两方面取得平衡,重新审视文化政策,让香港艺术文化界能够跨过这一难关,继续绽放创意,茁壮成长!

文:苏媛 部分图片:路透社、中央社
苏媛,一位业馀艺术爱好者,早年留学英国伦敦,学习东方文化和中国艺术,曾参与艺术拍卖、展览和出版等工作,研究范围以玉器和近现代中国书画为主,经常出没香港和内地的拍卖会与画廊,游走于艺术和商业之间。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