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网上书展自救术?

2020-07-30 00:00
  疫情肆虐,《香港书展》延期,然而不少书商一年亮一剑,养兵多日,为求在书展推新书飨读者,也让囤积货存减减磅,书展忽然没了,便脑筋急转弯,发挥港人迅速应变精神,纷纷推出网上书展自救,气氛反应尚算不俗,但成效有多大,又是否可一可再之策?
  「现在还没『埋数』,但应该追不到实体书展的营业额了。」今日出版负责人Karson Mak苦笑道。今日出版是本届《香港书展》参展商之一,在主办单位把书展喊停前,一切已准备就绪,只差还没装修摊位,就连送给读者的小礼物,都着印刷厂连日赶工制作好了,当书展宣布延期,Karson立即转战网上,赶上推出网上书展出版同业行列,直销作品。
  这约两星期以来,其中一本最受欢迎的,是夏韶声最新作品科幻漫画《西游》,说起来,夏韶声2012年推出的《天眼》,正是今日出版首本作品,这次网上书展,该书也不乏捧场客,「带动其他旧作销情。」他认同网上书展对书商有正面影响,是一个好方法把出品书刊交予读者手中,但比较实体书展,气氛不能同日而语,「以往读者都在社交平台分享书展战利品,现在没了,反而是出版社分享正在包书、寄书的相片,都不是宣传新书。」
  参与实体书展,额外加印、运输交通、增聘兼职少不了,即使网上书展未及实体书展般好生意,但七除八扣,又是否有益盈利?Karson摇摇头,「网上营销同样有额外开支,而且同事做不惯,碰到不少问题,而额外的包装寄书,也相当吃力。」他甚至考虑日后是否要继续做那类大型网上直销活动。今日出版将跟HKTVmall合作,加盟后者8月推出的网上书展,届时自家直销便会停下来,「唞唞气。」
  《香港书展》日后延期重推,今日出版会否参加?「如果保持优惠,我们当然想跟读者直接见面,但也得看疫情怎样,而且届时如果书卖得七七八八,在书展展示的又会不一样,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
  生命工场自2011年起参与《香港书展》,直至近两年不再参加,生命工场编辑、REstore主管阿菁直言,观察所得,近年书展不复以往旺场,有时还遇上打风落雨影响人流,加上今年书展暂搁,她苦笑起来,表示幸好没摆展,否则蚀大本,「给我们更多空间做其他事。」譬如网上书展,生命工场也响应,既卖书也售工艺产品,「我们今年没出版新书,但见网上书展气氛热烈,既然我们本来也有网店,便趁机推出折扣、免邮费等优惠。」
  这段「后书展时期」,她称明显多了人买书,并以猫奴2号Fifi的《内有肉球 小心抱紧》、锺承志及许志威@广东歌fans应援事件的《我最喜爱的100张广东专辑》、锺承志的《对著干──第一次办NGO便成功……就呃你啦!》为热卖货。她称近年网店生意愈来愈好,跟本地网购风气愈见盛行有关,所以生命工场将继续做好网销,跟实体店REstore相辅相成。
  跟今日出版一样,旗下刊物包括文学杂志《字花》的水煮鱼文化,都是今届书展参展商,还特地引进台湾出版的书籍,书展延期消息一出,便立即在网上发布「自闭书展」,包括自家制作的《字花》最新第八十六期、《字花》第八十一至八十六期「我城在他方」套装,以及台湾出版的花轮和一《刑务所之中》、今敏《OPUS》等等,团队还特地摸上早前宣布结业麦穗出版的货仓,搜罗仓存好书,一并发售,为「自闭书展」壮大阵容。
  「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水煮鱼文化总监罗乐敏续说:「时间仓促,也谈不上调整书单,基本上有甚么货,就放上网售卖,为免囤货,也止止蚀。」她称,比较之前网销,近日所得定单的确增加,「跑出」书目,包括本地作家谢晓虹新著《鹰头猫与音乐箱女孩》,新一轮的《字花》订阅亦在销售榜前列,一些较经典的文学作品如董启章《地图集》等等,也受欢迎,「但始终不及实体书展。九天的网上书展,大约只有两天实体书展的营业额。」
  「自闭书展」暂仅于《字花》社交媒体等渠道推广,罗乐敏笑说,《字花》受众即文学读者,大部分已购入心仪的「自闭书展」张罗的文学作品,「实体书展则带来不同人流,我们的目标书展顾客,是较外围的文学读者,他们可能听过那些文学书,却还没买,在书展气氛带动下购书。」《字花》也靠在书展觅寻订阅新客户。
  迟到好过无到,她仍期盼延期书展,以至坊间其他书展、书节的来临,她也留意到疫情以来普罗大众网购的习惯多了,日后或有更多相关企划,惟慨叹香港暂不见专为书籍买卖而设的大型网购平台,「而作为书迷,始终想到书店、书展,把书拿上手翻揭一下,才决定买不买。」经过今年疫情洗礼,网上书展以至网购书刊,是否有个新模式可循,书商书迷将有所观望。

文:黄子翔 图:星岛图片库、受访者提供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