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生机再现

2020-07-09 00:00
  香港艺术市场过去十年的发展简直可以用「爆炸性」形容,画廊、拍卖行、博览会如雨后春笋,经过经济起跌、社会动荡和突如其来的疫症,市场出现很大的变化。
  香港中、上环一带是传统画廊和古玩店集中地,过去十多年市场的好势头进一步带动整个区域发展,更从核心的中环向西扩展到西环、向南到黄竹坑、向东到柴湾一带。五年前,西营盘的西浦颇为热闹,几家著名画廊进驻,包括狮语、红门、艺术门等,离开中、上环不远,又邻近港铁站,本来有潜力成为另一个艺术蒲点,但随着艺术门搬离、红门撤出香港,西浦只剩下狮语一家画廊,原来地下画廊的铺位已变成食肆和幼儿中心,显得颇为冷清,不过近日方由美术迁入,沉寂了一段日子的西营盘,再次出现艺术生机。
  方由美术由梁徐锦熹在2006年成立,一直在中、上环一带,三年前新艺术地标H Queen's落成后迁入,不过面对过去一年的局面,就如不少中环的画廊一样,方由美术也不得不考虑租金成本:「黄竹坑一带当然也是选择,不过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中、上环,客户比较习惯,而且这里很方便,旁边就是港铁站入口,开车从皇后大道中过来与H Queen's是同一条路。」梁徐锦熹表示会以一年时间观察情况再部署。方由美术的位置就是原来的红门画廊,大部分的装修设备都可以保留使用,具经济效益,兼且环保!
  迁入新址后的首个展览,是原籍芬兰、活跃于瑞典的艺术家Juri Markkula个展。放眼四面白墙,只见到浓重的红、绿、蓝三种颜色,以绘画方式呈现的作品,近看是复杂的超立体的浮雕雕刻,虽然是单一颜色,但因为浮雕的角度、纹理和深浅,从不同位置或灯光观看,颜色出现不同的效果,单色却非常丰富。红、绿、蓝(RGB)是应用在电子显示屏和影音素材的加色系统,以这三种颜色作为素材,运用先进科技和机械制作,让Juri的作品混合了电子、工业和现实世界。根据艺术家解释:「我的作品代表了我对RGB的构想。我觉得RGB就像银幕一样开明。对我来说,颜色就是其表面,一个联系观者与情感的接口。」
  Juri的作品给人一种冲突,例如他以化学物料和机械创作树叶和草,形态和动感栩栩如生,令人想起北欧大地森林的自然生态,自然与人工化结合成另一种和谐。在今天生活相当压抑之际,这个展览散发一种宁谧,暂时把生活烦恼忘掉。他对颜色的诠释也相当有趣:展览其中一件作品《Interference Series -Blue to Red, 2015》非红、绿、蓝,而是根据观众不同的视角改变颜色,从而引领观众进入自己的色彩世界。他早年受到漫画影响,对电脑、电子科技十分入迷,在大学期间已经利用机械和科技对颜色进行各种实验,创造色彩混合系统。这次是方由美术第二次展出Juri的作品,前年画廊曾经举办Juri与澳门艺术家吴少英双个展,呈现两位对大自然本质有不同演绎艺术家的作品对话。
  面对「疫后」市场的挑战,梁徐锦熹表现乐观审慎,表示过去两个月艺术市场有慢慢复苏迹象,不过收藏家可能更倾向价钱较低、尺寸较小的作品。经济低迷加上租金成本,本港画廊经营变阵是必然的方向。一些搬离了中环的画廊负责人表示,没有了天价租金的压力,经营状况轻松了许多,有些画廊租金成本节省了差不多八、九成,真的非常夸张!
  方由美术原址的红门撤离香港,笔者觉得非常可惜。红门在香港经营约十年,是香港唯一专注拉丁美洲艺术的画廊,负责人Adriana Alvarez-Nichol不仅对拉丁艺术十分热爱,也很支持本地艺术发展,是香港画廊协会创办人之一,很关心新进艺术家的发展,去年年中与她联系,知道她回到墨西哥城,眼看香港反修例风波愈烧愈烈,生意大受打击,决定留在当地举办Pop-up展览,等到年底才回香港,没想到又发生疫症。相信在多个不利因素影响下,她决定结束香港生意,听说她不会继续经营画廊,而会在美国加入美术馆工作。
  十年人事,不无感慨。在任何事情都变得难以估计的今天,十年前的境况早已变得模糊,十年后将会如何?更无从猜测。香港经济多年来经历金融风暴、沙士等冲击,我们依然挺了过来。市场总有起落,会有新血加入。期待艺术界在这次疫情和社会动荡的双重压力下走出来,让我们有机会从艺术的美好找到心灵抚慰。

文:苏媛 图:苏媛、方由美术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奇幻国度历险记

2021-01-02 00:00:00

浪漫温柔 闯未知之旅

2021-01-16 00:00:00

隐世九华径

2021-01-07 00:00:00

从午睡阴霾醒来

2021-01-07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