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夏日晴天为乐迷服务

2020-06-26 00:00
  熬过多时的阴晴不定,本港终于迎来连日的晴朗好天气(虽然也天时暑热兼大汗淋漓!),纵偶有骤雨,但瑕不掩瑜,甚至有双彩虹以至日偏食等难得一见的美景奇景。此时此刻,谁不想走到街外,甚至找块青草地席地而坐,听听歌,放松心情?
  既有晴天朗日相随,听歌也要选应景的,日本「涩谷系」名团Sunny Day Service的《⑧⑧彡!》,便是叫人振奋心神之作,继续为乐迷带来只此一家的「晴天服务」。
  2015年,Sunny Day Service来港演出,笔者一如其他期待已久的粉丝,到场朝圣,听着他们高奏《Baby Blue》、《Tokyo》等名曲,大夥儿就像参加同学会一样,一起过了一个心满意足的晚上──日本「涩谷系」音乐就是有那种独特的怀旧气息,叫人勾起某个青葱岁月的回忆。
  可惜当晚未有演绎我其中一首最爱的《万华镜》,唯有回到家中,把收录这歌的《Love Album》放在唱盘上,重播又重播。
  话说回来,「涩谷系」另一名将、由小山田圭吾化身的Cornelius,于2018年参与《Clockenflap》,接二连三的让「涩谷系」本地乐迷兴奋。
  以曾我部惠一为主将的三人组Sunny Day Service,于1992年成军,并活跃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曾一度于2000年解散,此前交出多张录音室专辑,包括刚才提及,适逢散Band之年推出的《Love Album》,另外1997年出版的《爱与笑的一夜》,唱片封套正是乐团来港取景拍摄而成,也是佳话。
  Sunny Day Service散团后,曾我部惠一作单飞发展,也颇吃得开,个人专辑发表频频。
  笔者迷上Sunny Day Service时,他们的唱片在港已愈来愈难寻,当年可是专诚从日本捧回来的,连同曾我部惠一(曾我部惠一Band)的个人专集都一并购下,然而,随着乐团重组、近年陆续重发旧作,新乐迷也能逐张逐张的把他们的作品收集,这是后话。
  所谓分久必合,Sunny Day Service及至2008年重组,不像许多重组老团创作之火弱了下来,他们却产量甚丰,2018年更一口气发表三张唱片,包括《The City》、《The Sea》和《Dance to The Popcorn City》,然而,该年创团成员之一鼓手丸山晴茂,因食道静脉瘤破裂逝世,享年四十七岁,实在可惜。
  有了新鼓手大工原干雄加入,他们的第十三张录音室专辑《⑧⑧彡!》,标志着乐队回复三人阵容的姿态。全碟不乏热血澎湃、气氛上扬之作,从开场曲《心云ぐ持卩少年》,到《々⑼ぇ⑹光匸夊⑧ぇお广⑧夜》、《春攴风》、《つケやぼ攴つーゃー》、《ぬケひをケばォ》等等,弦音绵密,鼓声大作,尽是朝气焕发、大吵大嚷的作品,曾我部惠一表示,这碟令他们重拾最初夹Band时之纯真,也的确予人那种流丽激情的快感。爱听抒情的乐迷,大概可于《OH!よォーりエー》、《日伞ぐⅴⅶ夊》等歌曲寻「乐」趣。
  Sunny Day Service以《⑧⑧彡!》一碟,藉着旋律不吝能量挥洒汗水,乐迷怎么不听个痛快!而叫我更珍视的,是Sunny Day Service的音乐拥有某种疗愈的效果,抚平伤痛。就算只是一刻间。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