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调景岭荒地建家园——昔日面貌渐被遗忘

2020-01-21 00:00
  我与调景岭有缘,看到《情系调景岭:二十个岭上人的故事》封面这张俯瞰旧地的照片,急不及待打开它,找一找有没有我知悉的人和事。
  小时候我到过这恍如外乡的地方,小住几天,之后自己再来过寻找儿时回忆。几十年前,我家从九龙去调景岭,要搭船过海到西湾河码头,乘船方可到达这个与世隔绝的神秘地方。
  我问家人︰「点解要如此转折?」有位叔叔答我︰「以前彩虹邨有巴士直达调景岭,不过因为六七暴动而停止服务。」调景岭在内战时期接收来港人士,不少是国民党军人及官员,所以这里有很不同的政治取向和民风,暴动期间左派示威者周围滋事,他们一旦走进调景岭,那就大事不好了。
  我的亲戚就是国民党军,言谈作风很不同,妈妈第一次到访调景岭,介绍自己是新会人,亲戚目光一闪,打开了话匣子︰「我当连长带过兵去过你乡下……」下删一万字,全部与当年战情有关,对于我来说一切很陌生,恍如第二个星球的往事。亲戚居所附近都是他的战友,有位伯伯地位很高,原来是个团长。
  当我坐船泊岸到来的一刻,已经觉得此地与众不同,船停下之后,几个十来岁的孩子走上来,他们身手灵活,一下子从船外爬上第二层,离水面十来尺,「氹」的一声,带头的孩子从船顶跳入水中,这真是神乎其技,老实说,到今时今日,我都未试过在如此高度下跳水。岭上的孩子都在区内的学校读书,后来我才知道周润发也是调景岭中学学生,他是南丫岛本地人,那些年调景岭最著名是那几所宿舍学校,须知道,港九学校少有寄宿设施,又是以名校为主,如果一般人要读寄宿学校,调景岭是很好选择。与此同时,这里的学校与台湾很好关系,中学毕业升学台湾的大学,比较直接和容易。
  那一次来调景岭探亲,适逢亲戚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去了台湾读书,于是有房可以招待我们小住几天。事实上,去一次调景岭好比今时今日返大湾区,即日来回真是「攞苦嚟辛」,所以大家就不客气了。
  早上起来不是饮茶,而是去码头附近的一家上海面铺食面,记忆中面是一流,好食到不得了,最正是猪扒汤面,我估计可以有「米芝莲」推荐的水准。沿途拾级而上,有不少士多,士多有零食又有玩具,你可以慢慢Hea、慢慢拣,士多老板态度亲切,尤其是知道我是外来访客,又是那位当过连长岭友的亲戚。
  我在调景岭的几天生活只是浮光掠景,今天翻阅这本书,才找到调景岭的真故事,二十个岭上人有不同生活际遇,但我可以从他们的经验,以及其诉说的言词中,感受到调景岭的文化是奋斗和上进。
  这片土地原本是一无所有,最先来到调景岭的人,是为了避难,生活比我们城市人艰苦得多。岭上人有一股闯出去的心,要争取与跟其他香港人一样的机会,当时我年纪小没有感觉出来,今天对调景岭总算另有一番体会。很可惜,调景岭早已拆除,而且拆得一乾二净,今天我从港铁调景岭站行出来,但见眼前一幢幢几十层高的屋苑,再认不出那家士多在甚么位置,当日行到最高处的一所学校,在草丛中还见到有蜥蝪出没,今天已经如幻景般消失了。
  当日没有坐船返西河湾那么笨拙,家人选择经过那所中学,一直沿山路走,便可以到达油塘。感恩那天风和日丽,大家行得很开心,我们在山边采到好多野果,包括红色的山稔、黄色的黄皮,尝尽大自然赐给我们的恩物。
  你会问,调景岭去油塘不过一个港铁站而已,那天岂不是行了很短路程吗?绝对不是,我记忆中是翻山越岭,行足两个小时,中途没有休息的。
  我记得妈妈跟我说︰「你大个仔,不如嚟调景岭读寄宿学校啦。」好,当然好啦,这里有水游、有篮球打、有足球踢,还有亲戚照顾,简直是至佳之选。然而,妈妈讲完就算,根本没有为我准备去调景岭读书,后来也没有再次一家人到访这里,直到调景岭将要被重建衞星城市,我再来时,士多、上海面铺都结业了,亲戚亦早已迁出,岭上留下空荡荡还没有拆,也没有人与物的旧屋,那次有点伤感,现在去调景岭是搭港铁、行商场,当年此地的记忆也开始遗忘了。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